从来不把他们当粉丝,而是当成我的知音,可能我们前辈子有缘分,因为这个缘分我做的音乐或是我写的东西让他们感到有共鸣,所以我把他们当做是知音。

我其实不了解内地的神曲,《神曲》当初写好以后,我发现我曾经有像神一般的爱,不求任何回报,神爱世人嘛,我很期待追寻像神一般的爱,我希望我死之前至少有一次爱成这样子。这是我为什么叫《神曲》的原因,因为里头有很大一部分是以情悟道,因为爱情而悟道。

我觉得音乐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娱乐大家,让大家能够整个精神放松,音乐有这样的功能。可是另外一个东西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是提升大家。

我认为青春是当你没有想这两个字的时候你就是青春,当你想了肯定就不太青春了,所以提这些东西的人都是不青春的人。

虽然我知道我出来可能基本上是失败居多。我知道没有人再爱我,即使爱我也是别的一种爱,不是真正的爱。

我要当一个砖块,让年轻人踩在我身上,能够爬过外销产品的难关。

如今的音乐在本质上是开倒车,所谓开倒车的意思并不是说音乐制作技术上退步,是说方向,我认为是倒过来了。

我是很好的爸爸,所谓很好不是真的很好,是好好好的,很和善的爸爸。
     
   
 

    西部网娱乐讯 从曾经的《广岛之恋》到《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从最新的《我的爱情》到《神曲》,出道28年的张洪量时隔15年后带着自己的新专辑《爱情神曲》再度回归歌坛,如今的歌坛不比往昔,90后歌迷们追捧TFBOYS这样的小鲜肉,“大叔”张洪量却依旧用自己真诚的原创和歌声奋力一搏。牙医、音乐人、电影人、作家,多重身份的张洪量如今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2015年1月29日,张洪量带着《爱情神曲》做客西部网娱乐名人堂,怀念自己的青春过往,细数自己的爱情经历。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西部网娱乐名人堂,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歌手张洪量,首先请张老师和我们陕西的朋友打一声招呼。

    张洪量:陕西朋友大家好,我是张洪量,很高兴这么多年后再跟大家见面。

    主持人:我们非常欢迎张老师来到西安,提起张洪量大家肯定都会想到那首和莫文蔚对唱的情歌《广岛之恋》,但是其实张老师还有很多其他的代表作,比如说《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时隔15年张老师又发行了自己的新专辑,就是我手上拿到的这张叫做《爱情神曲》,等一下我们会好好聊一下这张专辑,之前我们也通过网络征集来了一些粉丝,我们先听一下这些朋友要对您说什么。

    张洪量:其实我从来不把他们当粉丝,而是当成我的知音,可能我们前辈子有缘分,因为这个缘分我做的音乐或是我写的东西让他们感到有共鸣,所以我把他们当做是知音。

    主持人:那我们先听听这些知音对你说什么。

    歌迷:张洪量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洪量洪量你最闪亮。

    主持人:谢谢大家,非常热情。待会儿我们这些朋友也会向您提出他们的问题。首先呢就是我们说这张专辑是张老师时隔15年推出的唱片,名字叫《爱情神曲》,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来定义这张专辑呢?

    张洪量:因为我开始想我这次回来很多朋友可能不认识我,比如说年纪小的,其实我想借这个机会也给自己人生做一个解释跟一个介绍,因为我打算在后面能够经常出唱片,经常出书,甚至能够拍电影,我不急着要把一个延续《广岛之恋》或者《你知道我在等你吗》这样的歌展现出来,这次我比较希望是一步一步来,先让大家了解这个背景故事,再去呈现那个主旋律,它是有一个步骤性的。《爱情神曲》讲的是我自己的人生,从16岁时候的初恋一直到我41岁因为爱情而对人生的一些体验,讲这一段的历程。一写出来就写了几千个字,曲子的长度放不进去4000多个字,所以最后大家看到《神曲》这首歌有2000多个字,大家知道太空上有神一、神二、神三,我打算也这样子,现在是神一,接下来有神二、神三,我希望到神七、神八。

    主持人:刚才讲了这个歌里面有2000多字,这个歌词怎么背下来?

    张洪量:这个歌词没有背下来,在录音的时候,就是吧歌词放在我的正前方,我是看着歌词来录的。

    主持人:这首歌将来在舞台上表演的话,怎么表演?

    张洪量:我可能会讲出一个类似的故事,可是不会是跟原来这首字字句句一样的故事,这首歌就是我自己真实的故事,所以其实我只要顺着我自己的人生讲下去就可以了。

    主持人:这首歌很多朋友觉得当初的张洪量又回来了,您觉得这首歌和您之前的作品有没有相互传承的关系呢?

    张洪量:如果光看《神曲》这首歌是比较实验性的,因为它呈现出的只有古琴和旁白的方式,想要挑战大家的听觉,包括大家对神曲这两个字的认识,赋予它很多意义,用古琴配乐也代表我对中华文化音乐的追寻,寻找我们真正的根在哪里。

    另外两首歌就是大家比较习惯听的延续我原来的抒情风格,我这次回来要恢复我在做《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之前的那个我,那个我是什么都做的,也做交响乐,也做电子实验音乐,也做舞曲。因为我第一张唱片卖不好,也间接忽略掉我本来在做的音乐,所以我这次回来为什么一开始给大家听爱情神曲,为什么不给大家听抒情歌,我想借着这个打破大家观念,其实张洪量不是只能唱抒情歌曲,其实我是什么音乐都会的。

    主持人:刚才讲到神曲,在您的概念里,神曲怎么定义,很多朋友觉得神曲就是广场舞上听的。

    张洪量:我其实不了解内地的神曲,这次宣传才知道原来神曲在这边是这个意思,因为我当初写《神曲》的时候跟我写《广岛之恋》的过程一样,如果有朋友看我《广岛之恋》的歌词,发现根本没有广岛。《神曲》当初写好以后,我发现写了我曾经有像神一般的爱,曾经有人像神一样爱我,神爱世人嘛,只有奉献,没有求回报,我很期待追寻像神一般的爱,我希望我死之前至少有一次爱成这样子,我对一个人,或者她对我是无怨无悔的。

    后来我想到自己平常很喜欢但丁的《神曲》,《神曲》是讲一个人下地狱的故事,我这个是正能量,讲一个人怎么慢慢走向天堂,同样在瞑目的一刹那怎么样得到自己精神上最大的满足,所以这是我为什么叫《神曲》的原因,因为里头有很大一部分是以情悟道,因为爱情而悟道。

    主持人:跟内地朋友讲的神曲完全不一样。

    张洪量:我也是挑战大家对神曲的概念,跟我写的一本书叫《黄书》一样,挑战大家的约定俗成,认为黄就是淫秽的,我希望什么东西都要追寻原来的本意,就像我追寻最原始最初的我。

    主持人:这首歌也被评为2014年度十大神曲之一。

    张洪量:既然叫《神曲》不评也没有办法,但是他们没有预料到我准备要出神二、神三,不停出下去。

    主持人:其他的神曲有听过吗?

    张洪量:现在就有听过了。

    主持人:那种音乐风格您能接受吗?

    张洪量:我很能接受,我觉得音乐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娱乐大家,让大家能够整个精神放松,音乐有这样的功能。可是另外一个东西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是提升大家,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我们文化的产品包括音乐,外销到国外,所以每次我跟朋友开玩笑,我不是作内销,我是做外销的。如果一个人想要把音乐做很好很红,我觉得这不是我现在的目标。

    主持人:您说您现在的这个状态是外销,是您早年已经走过内销这个路了吗?

    张洪量:我是被迫内销,一开始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大家喜欢听的歌。因为我在做《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之前,我满脑子都是交响乐、电子音乐,我后来写《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是我学习来的,是我在第一张唱片不成功之后去学习了,我发现我居然有这样的天赋,我坐在琴前面我可以做出符合大家喜欢的东西,我也很高兴我开发了自己不知道的部分。可是也相对而言限制了我,因为这个路线太受欢迎了。

    主持人:您之后会不会哪一天突发奇想出一张纯交响乐的专辑,或者电子乐的专辑?

    张洪量:会,我有一个系列,其实一直都没有完成。

    主持人:另外一首歌《我的爱情》,也是您自己写自己的情感经历?

    张洪量:这张专辑里头等于一个概念变成三首歌,《神曲》不只是爱情,还包括人生中的起伏,人生中的悟道,到人生中追寻的探讨,《我的爱情》大家比较容易接受,纯粹讲爱情的故事。另外一首歌《永远的永远》更像我以前的歌,因为里头连故事都没有,只是讲某一种情绪,一般来讲大家最爱听的是这种类型,比较容易得到共鸣。

    主持人:嗯,好像这首歌里面你写了八段感情经历,但我看您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其实您是有20段?

    张洪量:没有,我的八段可能比不上很多人的一段,譬如我讲的第一段我的初恋,就是每次去坐公车,等她,然后她在车头我在车尾,她在头尾我就在车头,因为我很害羞,这就算一段,这对很多人来说一段都不算,所以我说八段比不上很多人的一段,只是定义不同。

    主持人:这么多感情经历,对您写情歌是不是有很大帮助?

    张洪量:对我写歌词很有帮助。而且我接下来还要出一本书,我今年计划出两本书,一本书就是给青少年看的《世界通史》,这个跟《黄书》比较靠近。另外是从来没有出过的书,讲一个小说型的爱情,或者人生的体验,有一点像《神曲》。

    主持人:大家可以看一下这首歌曲有整整差不多两页2000多字,我非常建议大家买张老师专辑,好好研究一下这2000字歌曲。

    主持人:你有没有考虑当一个旅行作家?

    张洪量:如果下一本书如期跟大家见面的话。

    主持人:写一下您这些年旅行的见闻?

    张洪量:我不会写见闻,所有人旅行都可以写,甚至你说一个20岁出头的人也可以写,比如埃及的金字塔会怎么怎么样,我不想写这种东西,我主要写内心的历程,反正你要经过一些历练才可以写得出来的东西。

    主持人:讲到这张专辑的核心是爱情、初恋,肯定也会讲到另外一个词“青春”,这两年不管是内地在电影方面还是台湾的电影,从《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到《致青春》,青春这个词非常火,在您眼中怎么定义青春,您这次的专辑概念有没有往青春上面靠?

    张洪量:我认为青春是当你没有想这两个字的时候你就是青春,当你想了肯定就不太青春了,所以提这些东西的人都是不青春的人。我希望能够渐渐忘记这些东西,这样子就表示自己真正回到那样的心态里,现在还是在体会,还没有完全恢复到那个境界。我现在在做唱《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之前做的事情,譬如说我现在又去弹电吉他,搞摇滚,大家很难去想象我会去跳舞,我在18岁天天跳,中间因为形象的关系不能跳,曾经的我就是那个样子,为什么不能呈现给大家看,所以慢慢会把做摇滚的部分,比如做电子舞曲把这个呈现给大家。

    主持人:您现在还有在跳舞吗?

    张洪量:我一直在跳,我从18岁开始就开始跳舞。

    主持人:喜欢跳什么舞蹈?

    张洪量:我喜欢hiphop,因为我喜欢打破我自己的惯性思考,hiphop有一个特殊的地方,就是传统的舞动作是出去的,但hiphop一定是反过来的。你可以打破你自己身体的一个固有规律。    

    主持人:那歌迷朋友怎么样才能看到您跳舞的片断。

    张洪量:等我练差不多再呈现。

    主持人:会拍一个视频放在网上给大家吗?

    张洪量:都有可能,以前我不是歌手的时候觉得人生都有可能,当了歌手之后好像我只能唱《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所以我现在想要让自己恢复到以前觉得什么都有可能的时候,那就是很青春的感觉,就很喜欢这种感觉。

    主持人:消失了15年又是怎么样一种动力让您又回来?

    张洪量:2014年1月1号我都不知道我要出这张专辑,为什么突然决定出这张专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事后我再回头看,为什么2014年1月1号就决定做这个事情,我想有两个原因。1月1号万象更新,想要有一个轮回和新的东西出来,另外一个原因是我出了那本《黄书》,是讲黄种人过去的历史跟怎么去面对未来。所以里头有一篇讲黄种人未来的音乐有哪些可能性,我提供一个路径图给大家参考。我写了出来但自己没有做,我在写书的过程中一直在堆积,终于到2014年1月1号情绪迸发出来了,虽然歌词也写了,虽然我知道我出来可能基本上是失败居多。我知道没有人再爱我,即使爱我也是别的一种爱,不是真正的爱,我是抱着这样的心情出来,而不是抱着我再红一次,赚多少钱的心态,我要当一个砖块,让年轻人踩在我身上,能够爬过外销产品的难关。

    主持人:您始终讲到文化产品,回到歌坛之后,您再看现在歌手发的这些专辑,从这个比例占了多少您觉得可以作为外销的文化产品,还是说几乎没有?

    张洪量:流行的东西没有,可能是我这次看的还不够多,因为毕竟过去十几年真的没有太关注流行音乐,等于也只有这几个月注意有什么东西。可是我一直很有信心,我从十六七岁开始学民乐,我也很细心研究民族交响乐,原生态、民歌、戏曲,我认为里头一定可以找出一个东西让全世界喜欢,我们只要好好找总有一天可以找到。希望有一天哥伦比亚人也会唱秦腔,真的很希望。

    主持人:您关注秦腔,喜欢吗?

    张洪量:我喜欢,可是很多人搞不懂为什么喜欢,其实我喜欢民族的唱法。

    主持人:跟您之前在西安拍电影有关系吗?

    张洪量:没关系,我从小就喜欢,在我来西安之前,我对各种民族唱法都很喜欢,比如藏族的我也都很喜欢。

    主持人:你这次回来适应现在的歌坛吗,可能会跟15年前有差别?

    张洪量:音乐的本质反而是开倒车,所谓开倒车的意思并不是说音乐制作技术上退步,是说方向,我认为是倒过来了,因为以前在邓丽君之前,我们一再追寻我们民族的东西,邓丽君之后越来越往西化、模仿,以前模仿对象有是欧美、日本,后来加上韩国,越来越变的更模仿,包括唱法也是,觉得只要唱的像外国人就好,其实我的脑袋真的不是这样想。我比较倾向从小孩子开始,强迫让他听秦腔,不要听流行歌曲,学校里就安排这样的必修课程,培养听觉习惯,慢慢到二三十岁就丢不了,就会去支持这种东西,或者真的觉得这个东西比较好听。

    主持人:有没有年轻一代音乐人哪首作品或者偶尔哪个人打动您,您觉得还不错?

    张洪量:目前为止还没有。

    主持人:就您比较看好的?有没有这方面的接触?

    张洪量:我2014年10月到现在也不过三个月来内地宣传,接触不够多,如果接触多一点可能会有一些想法再去跟他们接触。我目前发现有一个很大的一块可以多做发挥,就是藏族音乐,因为藏族音乐在我听起来就是天籁,跟西方人不一样。

    主持人:您也是有两个孩子,您会给孩子听秦腔这方面的音乐吗?

    张洪量:会呀,我觉得这一部分不是我个人去做,有一部分是国家或者更大层面才能够做的事情。做音乐也是一样的,小朋友每天打开ipad,他能够看到什么他就听什么,可是学校必须要有一定的课程,小孩子是可以塑造的。我们难道只能提供一些神曲给美国人听吗,不是说神曲不好,也很好,但是是一个娱乐的性质,但是我们必须让他们相信我们中华民族能够提供有内涵的艺术产品,能够启发他们的人生,而不只是让他们在旁边看而已,希望我们对世界有贡献。

    因为你要让别人看中你,或者别人平等待你,你一定要提供一个相等的东西,让他们知道你有这样的能力或者实力,或者内涵,这是我一再追寻的方向,包括音乐也是,我做的这个《神曲》可以很自豪讲是中国风,不会丢脸,它是很真正很中国的东西,是独一无二的东西,不是模仿西方人做出来的东西,当然做出来也是很难听的,我知道难听,为什么一定要做一个难听的东西让大家听呢,我们就是要追寻二三十年之后,到2049年我们再决定这个东西好不好,甚至有一天我会想到古琴跟不上时代,但是不能马上丢掉,丢到仓库里面的东西包括古琴,我慢慢捡出来让大家看看,是不是还是需要,是不是跟不上时代,如果跟得上就用,如果真的跟不上就拿到仓库。

    主持人:这张专辑也是签约了内地唱片公司,之后会不会花更多的时间在内地工作上?

    张洪量:会,我这次跟内地唱片公司合作,觉得也是代表一个潮流,因为以前台湾的歌手,一定是在台湾发唱片,尤其像我们这种做很久的,一般来讲大家比较知道的歌手。我想做一个让大家知道这个就是将来的潮流,必须要两岸一起合作,我也想做出一个。其实我自己做很多事情,不是说做出一个榜样让大家看,而是做出一个案例给大家看,尤其是给年轻人看,给台湾年轻人也是一种启发。

    我做《黄书》,期待的不是自己功成名就,期待的是那些没有出生的,或很年轻,还在妈妈肚子里,或者没有怀孕的小孩,我希望他们看到我,不要走很多不需要的路,你出去确定要往那个方向,它有一个张洪量之前做过一样的事情,看看他的一生就知道不需要多走冤枉路,所以我一直强调我自己是一块砖块,让人家踩在上面爬过山的砖块。

    主持人:有没有考虑参加一些电视节目,因为现在内地市场非常蓬勃,有没有意向参加长期的综艺节目。

    张洪量:我什么都愿意参加,最重要的是它能够让我把对音乐的理念介绍给大家。

    主持人:有想过去当导师?

    张洪量:都可以,最重要的是我去做那件事情,是不是对我想要做的事情有意义,其实音乐也有很多种不同的导师做法,不是只是戏剧性的做法,当然有制作单位要接受我才行,毕竟我不会照常规出牌。

    主持人:如果您当导师会是比较严厉的还是温和的?

    张洪量:我肯定是温和的。

    主持人:不会对选手说严厉批评的话?

    张洪量:我不会讲话太严厉,我的工作方式,因为可能跟我医学背景有关系,我要求很精确很精准,一旦觉得不对的话,其实我是二话不说,直接再见。

    主持人:刚跟您聊这么久,我会觉得您如果当导师选择的标准会非常严苛嘛?

    张洪量:如果没得选还是会就地取材,不能事实求完美,只能求比较完美,我现在也是以这样的方式做事情。

    主持人:这消失的这15年,您一直做牙医吗?

    张洪量:我做的主要有三件事,一个是写《黄书》,我是从90年一直写到2013年。

    主持人:这么久?

    张洪量:大家说为什么花这么长时间弄一本书呢,问这个问题很正确,因为二十几年不会只弄这一本书,因为《黄书》会有系列出来,第二本是给青少年看的丛书,对历史的观点呈现另外一个观念。

    主持人:这本书已经准备好了?

    张洪量:现在正在弄,另外一本是我讲的小说类的。

    主持人:还有一个工作就是旅行?

    张洪量:对,旅行是长期的,所以旅行不用算,还有做一件事情是我从一个一般的牙医,成长到变成一个种植牙的专科医师,不亚于我学习音乐和电影的努力,变成种植牙的医师。第三件事情是变成一个父亲,变成一个丈夫,当然我小孩子对我是事必躬亲。我偶尔会去外面表演一下,我是没有发唱片,但是有时候还会去表演。我就是都会尽量让他两三天之内要回去,看我的小孩,所以这段时间我很专注在这上面,现在他们比较独立思考,不需要了。

    主持人:生活中是怎样的爸爸?

    张洪量:我是很好的爸爸,所谓很好不是真的很好,是好好好的,很和善的爸爸。

    主持人:不会批评小朋友吗?

    张洪量:循循善诱,坚决执行不能体罚的政策,因为我自己学医,所以我学很多医学心理,虽然说以力服人,虽然短时间内马上看到成效,可是长期来讲,对一个整体的国民认为不好,因为有内心阴影的部分,以后在生活中会慢慢把这些负面的东西放出来,这些东西放出来会危害到别人。所以我一直认为一个人好像是能量的集合,有负的和正的,你给他一些负的他追究要释放出来,不是伤了自己就是伤了别人。

    主持人:看来您的孩子很幸福,如果像《爸爸去哪儿了》,或者《爸爸回来》这类的节目邀请您,您会带着孩子去吗?

    张洪量:也会考虑呀,我觉得我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爸爸,可以被大家参考的,不管做音乐,做牙医或者写书,其实我的结婚过程也可以给大家做一个参考,因为它就是人类将来的方向。如果你讲五族共和和种族融合,其实也是提供大家一个参考,到底能不能融合,其实也是提供一个参考。

    主持人:听说您现在是在岛上住?

    张洪量:我现在已经不住那个岛了。

    主持人:当时在那个岛上住了多久?

    张洪量:住了七年。

    主持人:怎么样考虑去这个岛上生活?

    张洪量:有一个地方我非常喜欢,也符合我自己在写书的概念,就是不能买车子。

    主持人:都是用走的吗?

    张洪量:基本上都是走的,在那个小区内你不能有自己的车子,所以都是坐公共的,我认为特别符合我心目中的社会主义的理想。不管你有钱,你房子多大,你出来还是跟我一起坐渡轮和巴士。而且就是因为这个样子,在香港那一区,那里算是空气最好的地方。

    主持人:很多朋友都知道您除了这个牙医、歌手之外的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导演,听说您在纽约学了电影。

    张洪量:对,讲到另外一个科班,很多人看我做很多事情,我真正得过学位的科班只有两个,一个是牙科,包括种植牙的专科医师,一个是电影硕士,主修导演,因为里面有摄影、导演,我念的是导演。

    主持人:听说,您之前也在我们西影厂拍过影片?

    张洪量:那是92、93年的事,那是我唯一演过的电影,《在那遥远的地方》,里面讲的是王洛宾的故事。

    主持人:大家去看过的可以再找回来看一下,没有看过的朋友也可以到网络上搜索一下这个片子。

    张洪量:这也很巧,我在之前的一年,我已经跟大家讲过我要拍电影,那时候因为我的工作关系,所以那时候公司说有一部电影《霸王别姬》,我看了剧本以后,我觉得太棒了,我一定要做这个电影的原声带,所以我自己跑到北京去,在那待了一个多月,就认识了陈凯歌。后来隔了一阵子之后要拍《在那遥远的地方》,女主角是陈红,我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会走到一起,所以很多事情我们自己经历过,就会觉得永远不要想说你的人生会变的怎么样,因为它经常跟你想的不一样。两年前我根本不会想到今天会坐在这介绍新唱片。

    主持人:现在歌手身份又回归了,能不能向你的粉丝朋友讲一下你在电影方面的规划和计划,会不会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张洪量:会,电影是我最后要做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说,现在要先做的是演唱会,因为演唱会必须要我上去唱,我要动,要跳,可是导演可以躺在那边说好或不好,所以我把这个工作,包括写书,都是留在我最后的工作里。

    主持人:这个计划会在2015年实现吗?

    张洪量:我现在希望2016年能够让大家看到我拍的电影,可是你知道电影光在内地拍,大家可能不知道,比如说你拍一百部电影拍出来,真正可以上的没几部,一直到片子让大家看到我真的要保守,因为你可能也很认真的拍完,但是上不了片,大家看不到也是很有可能。

    主持人:演唱会会在今年的计划当中?

    张洪量:演唱会在今年计划。

    主持人:是内地的巡回?

    张洪量:对,很快大家会看到。

    主持人:会考虑在西安吗?

    张洪量:会考虑的。

    主持人:粉丝也很期待您在这边开唱?

    张洪量:我没有做过比较完整的个人演唱会,所以接下来会做的比较多,挖掘以前不认识我的部分,因为认识我的大部分就是那几首抒情歌,我也想让大家看看不同的表演方式。

    主持人:这次来西安觉得西安跟前些年您来差别大吗?

    张洪量:刚才从机场出来,马上看到了新区,感觉跟我之前印象中的西安真的差别很大,现在各地建设速度很快,叫“中国速度”,快的太吃惊了。

    主持人:这次来,西安给您留下最深刻印象是什么?

    张洪量:给我印象就是面。

    主持人:或者您觉得整个城市怎么样?

    张洪量:我觉得城市很多人长的很像秦佣,尤其是男孩,不是说每一个男孩,因为这边男孩也有高高矮矮的,当时在我做历史研究很清楚,我们中国境内有两百多个民族,最后变成56个民族,其他200多个跑去哪里了?我自己研究了,很多都跑到陕西了,当初陕西就是很多各种不同的民族汇集的地方。所以我也可以理解,确实有人长的像秦佣,有的人确实很不像秦佣,在这边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脸。

    主持人:您去看过兵马俑吗?

    张洪量:看过。

    主持人:真正秦佣的脸?

    张洪量:看过。

    主持人:您觉得跟现实的西安人很像?

    张洪量:还是挺像,因为当时做这个都不一样,可是还能找出一些共同点,当时秦国人确实是长这个样子的。

    主持人:刚才讲到面,您说的是什么面?

    张洪量:很宽的,裤带面,我喜欢吃那个面,每次看那个面,我就像看到了劳动人民的最爱,我想我是劳动人民吗,是呀我认真当牙医,认真写书,写歌,难怪我很喜欢。

    主持人:这次来去吃了吗?

    张洪量:还没吃。

    主持人:陕西话您会讲吗?

    张洪量:我只会讲我以前拍戏的时候学到的,那时候每次我站在镜头前面,演的正高兴的时候,导演就喊“卡”,为什么喊“卡”,因为“没片”了,就是你“没有片了”,“换片了”,这句话我记的最清楚。

    主持人:就是“没”的发音。

    张洪量:因为每次我都听到这句话。

    主持人:您这个发音还是蛮标准的,时隔这么多年依然记得很清楚。

    张洪量:因为这句话听太多了,所以很清楚。

    主持人:这次在西安举办签售会,可以多学两句陕西话.

    张洪量:我跟我这边工作的伙伴摄影师智磊(音),我现在也对着镜头说一下,你答应过你要帮我拍电影,我现在要拍电影了,你要赶快来找我,智磊就是西影的,他是张艺谋的同班同学。

    主持人:希望之后跟你有进一步的合作。

    张洪量:很希望、很期待。

    主持人:聊了这么久,台下粉丝有点着急了,下面给歌迷留一些机会,让粉丝提出问题。

    歌迷1:你既当牙医又做音乐,有没有关联或者相互之间的影响?

    张洪量:会啊,你看我就是当牙医的时间就没有出唱片,所以显然是很有影响,因为每一样工作都需要大量投入,而且我当牙医十几年也是在一个学习的过程,需要花很多时间看人家怎么做手术。我出道从1987年到现在,这是我第11号作品,我27年将近28年只做了11个音乐作品,是不是太少了,以后不会这样子,以后一年做一个或者两个,这就是做牙医这部分对我的影响。当然做牙医的思路跟做配器很像,因为你要心中有一幅蓝图,才可以去开刀,你知道神经在这个地方,骨头怎么切开,怎么放骨粉,跟做配器一样的训练。但是写歌不一样,是非常感性的过程,这部分会被牙医毁掉,一旦进入牙医的角色,追寻的东西就不一样了,所有的浪漫灵性会被一一抹杀。所以我晚上不是牙医,白天上班才是牙医。

    歌迷2:张洪量老师您好,我们从开始听的《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到《广岛之恋》,还有后面的《神曲》每一首都是您自己亲自作词作曲,但是前后有很大的变化,您自己喜欢忧伤爱情的风格,还是更大众化的,让更多人喜欢的风格?

    张洪量:其实应该讲,我认为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变化,我本来就是做很多种各种不同的音乐。我做歌或者做什么东西都符合当时的心境,可能会出现不同的旋律出来。都是我的一部分。

    主持人:张老师的《神曲》听过了吗?

    歌迷2:听过了。

    主持人:=你喜欢吗?

    歌迷2:刚一开始我不知道怎么定义它,用一种说唱的形式定义,还是叙述的爱情故事来定义,听着听着感觉很舒服,好像就是在讲述一个故事,很平淡的故事,但是中间让你有一些感觉很温馨的东西,我还想再提一个问题。您是音乐制作人,专业的牙医,又是一个旅行家,还写书,还要拍电影,您给自己是定义音乐人,还是旅行家,或者作家?

    张洪量:我觉得我应该是思想家,我觉得我有一点做行为艺术的感觉,用我自己的那种很赤裸的一生来呈现一个最大的作品,书也是作品的一部分,音乐也是其中一部分,可能我最后呈现的是一个更大的作品,好像是拼图一样,这些都是我拼图里头的一块。

    主持人:您也有一个称号“音乐思想家”,对这个称号您喜欢吗?

    张洪量:其实蛮符合的,因为我做什么事情就是在思想,我想通过书、电影、音乐呈现的东西都是一样,就是刚才讲的希望通过我,能够帮助很多人做出文化上的外销品,这就是目前的目标。

    歌迷3:大家都知道你有两个身份,一个牙医,一个歌手,您怎么看待好多粉丝找您看牙?

    张洪量:在我脑袋里头没有粉丝这两个字的,我认为他们就是我的知音。

    主持人:这位朋友是想张老师看牙吗?

    张洪量:会有机会的,因为我也是有计划在内地准备开始看诊,或者做义诊,因为这一部分我也花十几年做研究,我也希望能够通过这个东西帮忙比较多的人。

    主持人:可以在内地开一个牙科诊所。

    张洪量:早晚都会的,我比较期待做义诊,我不知道这位朋友符不符合义诊的条件。

    歌迷4:张老师您好,刚才您说到接下来要拍电影,透露一下是否会以自己的人生经历或者是以当下最流行的青春爱情,或者以《广岛之恋》这首歌的题材拍摄一部电影?

    张洪量:我不会完全以我自己的题材来拍故事,可是我会在那个里头加入我对人生的很多感触,或者是人生的经验,比如男女主角的对白里头加进我自己一些亲身的体验,我的主线还不够,因为电影有一个叫电影的语言,所以还是必须得符合电影的语言讲那件事情。

    主持人:他可能想问你已经把自己的爱情写进歌里面,会不会这八段感情里面找一段拿出来写剧本?

    张洪量:倒是很多人说要把我的故事拍成电影,可是我还没有这样子的计划,因为时间太短,2014年10月才复出,时间太短,现在需要慢慢消化。

    主持人:我们可以等待,下一位。

    歌迷5:我特别喜欢听你的《广岛之恋》,您创作这首歌是怎样的一个初衷,作为现在我们来说,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那么您给出的是怎样的建议?

    张洪量:你比我年轻很多,我的爱情观对你不适用,其实现在的我什么都看的很开,跟以前不一样,写那首歌的时候是刚刚从学校毕业,在台湾一个地方开诊所,有写在歌词里面,那个时候写过一个人,可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我在台风天里等他,看这个歌词就知道当时是很执着放不快,我现在倾向祝福别人,毕竟这世界上有60几亿人,如果用心找可以找得到,不太拘泥于在一个没有希望的爱情上。

    主持人:这个朋友跟您当初的年纪差不多?

    张洪量:对。

    主持人:那您送给她的爱情建议?

    张洪量: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

    主持人:谢谢这位朋友,我们今天聊了这么多,但是我还要在这里强调一下,这次张洪量老师来西安是来宣传《爱情神曲》,在明天也就是1月30号,张老师在西安举行这张专辑的签售会,现在对着镜头给陕西网友预告一下明天的活动。

    张洪量:我不是来宣传的,是带着这张专辑让大家的人生过得更快乐,不只是每天笑嘻嘻,自己感觉更有自尊有自信,这很重要,所以我相信不管是我写的书,还是《爱情神曲》,你都可以得到一些正能量,让你心中有一种喜悦,原来人生没有白活。

    主持人:预告一下明天的活动。

    张洪量:《爱情神曲》西安的签唱会,就是在明天1月30号星期五下午的两点半,在西安市劳动南路nong咖啡馆,跟大家见面,你这次没有见到我,以后见到我就离我很远了,因为以后见到我是很大的舞台,然后隔很远。

    主持人:下一次可能就是在演唱会上,或者是等张老师拍电影之后的观众见面会上。非常感谢各位网友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也非常感谢你今天作客我们的访谈间,谢谢来到现场的朋友,今天非常有福利,等一下张老师会亲自为你们赠送全新专辑《爱情神曲》,也希望张老师在你的神二、神三,一直到神七出版的时候再度来到西安感受古城西安的热情,再见。

    张洪量:再见。

 
往期回顾
谢依霖
陈意涵
黄晓明
杨锰
吴京
朱辉
张洪量
白安
刘园园
羽泉
黄真真
钟汉良
刘心悠
王志
周子琰
冯远征
李小萌
金志文
水木年华
张嘉译
闫妮
西安老钱
苏有朋
宋佳
刁亦男
张庭
张睿
乐嘉
刘诗诗
宋文善
姚谦
谢晶晶
BY2
黄征
刘小锋
本兮
文章
彭于晏
顾又铭
李代沫
韩红
宁财神
严爵
付辛博
任贤齐
动力火车
李保田
吕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