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戏演平民老百姓,所以从服装化妆和演戏的状态上更随意一些,没有特意控制体重。再加上剧组伙食好,可能拍戏阶段胖了好几斤,这个也是我心想要的东西,可以更贴近角色。

我始终在拍戏上很有感觉,我在工作上一直比较简单,只要是有感觉的剧本、喜欢的角色。

闫妮是个特别好的人,她实际上不是迷糊而是率真,有时候她的表达是让你意想不到的。她对于演戏的尺度和节奏的把握非常好。

我和吴天明导演没有过交集,但是他是我很敬重的前辈,我们其实间接关系很多。当时我正在海南拍戏,也拜托同事去吊唁,打了电话给他家人问候。

我毕业以后就回到家乡一直在西安拍戏,一待就是9年,说实话那9年我一点没觉得失落,反而特别开心,我舍不得离开西安,太爱西安了。

我觉得演员和明星是两码事,特别希望平时外出的时候没什么人搭理我。像我小时候在西安吃饭都是去夜市,这种生活我是很喜欢,但选择了演员这个职业跟那种生活又挺矛盾的。

我始终觉得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电影这种影视文化来说 ,民族的东西很重要。我没看《来自星星的你》也不能去评判,但是我拍戏始终坚持自己的喜好。
     
   
 

    西部网娱乐讯 3月12日,张嘉译首次搭档老乡闫妮主演的电视剧《一仆二主》在西安召开陕西卫视首播发布会,两位陕籍演员受到了家乡观众的热情欢迎。但跑宣传在全国走了一圈的张嘉译却明显多了几份紧张,他说:“回到西安亲切但反而更担心,就怕乡党们看了不满意。”

    2009年,一部电视剧蜗居捧红了李念、文章,还有剧中的“大叔男神”张嘉译。当年的张嘉译已经39岁,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张嘉译不是一头扎进各大剧组成为“北漂”,而是回到家乡西安一待就是9年。直到2000年,已经30岁的张嘉译才北上寻找更好的发展机会,用他的话说是“没想过离开西安,也没觉得待在西安的9年有什么失落感”。

    发布会结束后,张嘉译接受了西部网娱乐的专访。对于自己39岁一炮而红的“大器晚成”,他说:“你们老把我说得这么可怜,我其实一直都很嗨(笑),我也一直没觉得自己大器晚成,从毕业开始就不断地在拍戏,一直都挺好的。”

    演屌丝就为逆袭 拍戏始终有感觉

    西部网娱乐:最开始接触剧本最打动你的是什么?

    张嘉译:剧本很真实,当时编剧陈彤老师把剧本拿来给我看得时候打动我的就是真实,剧里是很淳朴很直接的爱。现在社会缺少这种爱,人们对于爱都是躲躲闪闪的,看到这个剧本的时候觉得这个部分很可爱。

    西部网娱乐:听说你为《一仆二主》这部戏增肥了20斤?

    张嘉译:这倒没有,但胖是肯定的,因为这部戏不像《悬崖》那种很严谨的戏和人物。这部戏演平民老百姓,所以从服装化妆和演戏的状态上更随意一些,没有特意控制体重。再加上剧组伙食好,可能拍戏阶段胖了好几斤,这个也是我心想要的东西,可以更贴近角色。

    西部网娱乐:大家在片场是不是经常吃陕西面食?

    张嘉译:嗯,都知道这部戏里陕西人偏多,我们的陕西厨子做得都非常好吃。

    西部网娱乐:之前你演得角色都是有身份有气场的,这次是演打工仔屌丝,会有顾虑吗?

    张嘉译:我的最终目的就是逆袭。

    西部网娱乐:有的媒体说你之所以演这个角色是因为在事业上遇到了瓶颈,想借这个角色重新找感觉,有这个说法吗?

    张嘉译:没有,我始终在拍戏上很有感觉,我在工作上一直比较简单,只要是有感觉的剧本、喜欢的角色。

    闫妮率真 喜欢张艺谋贾樟柯作品

    西部网娱乐:能不能评价一下第一次合作的闫妮?

    张嘉译:闫妮是个特别好的人,她实际上不是迷糊而是率真,有时候她的表达是让你意想不到的。她对于演戏的尺度和节奏的把握非常好。

    西部网娱乐:张嘉译参演得张艺谋导演的《归来》,是怎么样的机缘巧合去的?

    张嘉译:其实我就演了一场戏,算是帮忙。我和张导其实不熟,是陈道明老师打电话让去客串演一场。

    西部网娱乐:评价一下最近合作的两位电影导演张艺谋和贾樟柯吧。

    张嘉译:从我上学起他拍得第一部戏《红高粱》我就非常喜欢,我比较偏重喜欢他早期的作品。贾樟柯是一个非常有思想的导演,这次合作也聊了很多,特别喜欢他的戏,《小武》反映当下社会现实,特别好。

    西部网娱乐:早前陕西籍的著名导演吴天明去世,之前和他接触过吗?怎么评价他?

    张嘉译:我和吴导没有过交集,但是他是我很敬重的前辈,我们其实间接关系很多。当时我正在海南拍戏,也拜托同事去吊唁,打了电话给他家人问候。

    我不是大器晚成 没拿自己当师奶杀手

    西部网娱乐:你是30岁才去北京发展的?

    张嘉译:对,我是2000年我30岁的时候才去的北京。我毕业以后就回到家乡一直在西安拍戏,一待就是9年,说实话那9年我一点没觉得失落,反而特别开心,我舍不得离开西安,太爱西安了。

    西部网娱乐:演《蜗居》这部戏走红,你如何看待大器晚成这件事?

    张嘉译:你们老把我说得这么可怜,我其实一直都很嗨(笑)。其实我一直没觉得自己是大器晚成,从毕业开始就不断在拍戏,一直都挺好的。我看得比较清晰,在这个行业都是有起有伏的,年龄呀、状态呀,谁也不可能永远在巅峰,总有下来、有低谷的时候,起起伏伏。人生活在一个水平面上,你要找准自己在哪个位置,不去高也不去低,保持生活的平衡。

    西部网娱乐:尽管那么多视帝桂冠加身,但你给人的感觉依然很低调,不觉得演员除了戏好的同时,还是必须得是抛头露面的明星吗?

    张嘉译:我觉得演员和明星是两码事,特别希望平时外出的时候没什么人搭理我。像我小时候在西安吃饭都是去夜市,这种生活我是很喜欢,但选择了演员这个职业跟那种生活又挺矛盾的。不过我基本到现在也不回避,吃饭该去哪还是去哪。回西安老家,也还会到西安回民街上转一转,吃碗羊肉泡漠。我家门口卖凉皮的叫老吴,我上中学时他就在那里做小本生意,现在买凉皮的队伍排得老长了,每次回去我都会一边吃凉皮一边跟老吴唠上几句。我很享受这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