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不觉得苦。

我身上的几处伤,都是这几年拍谍战戏烙下的。

演话剧的时候,摔伤了腿。我当时都想停了,太疼了,那已经是生理极限了,一下子我觉得我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有那么几秒钟,有那么零点几秒种,我所有的台词都忘了,瞬间是有一点崩溃。

作为演员来说,舞台更像演员的氧吧,通过这样吸氧的过程,会觉得很享受。

我自己常常感叹:“怎么可以这么幸运!”

演员表演的最高境界是自由的表达。
     
   
 

    西部网娱乐讯(记者 李敏萱)由台湾导演邵警辉执导,刘小锋、黄曼等众多实力演员联袂打造的谍战大戏《神秘人质》将在9月26日19:30在陕西卫视华夏剧场播出。电视剧开播前,西部网娱乐记者在北京采访到了正在国家大剧院出演话剧《推拿》的演员刘小锋。

    这位在娱乐圈被称为“拼命三郎”的刘小锋本人很是谦逊。他珍惜每一次出演的机会,将这样的机会定义为一种幸运。在他看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不会觉得苦。他很看重《神秘人质》中燕文川这个角色,作为我党高级特工人员,刘小锋饰演的燕文川不仅要将原本“硬汉”的形象,塑造成一个略显“娘娘腔”的懦弱之人,还要接受八月地表温度已经四十多度的横店拍摄环境的炙烤。那个夏日,刘小锋坚持拍戏,一件衣服在一小时内湿透了三次,他依旧演下去。对他来说,这一切宝贵的经历,也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在采访结束后,刘小锋还提前向观众爆料,《神秘人质》和以往的谍战片有所不同,既有战争,同时还很浪漫。

“燕文川”刘小锋:从“娘娘腔”到“硬汉”

西部网娱乐:这一次在新戏《神秘人质》中,您是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刘小锋:这一次,我扮演了一位我党的高级特工人员燕文川。在一个特殊的年代和特殊的环境里,去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

西部网娱乐:听说您这次的角色有些懦弱,甚至有点娘娘腔。在电视剧的后半部分,您的角色又转变成了一位硬汉,塑造反差如此大的角色,对您来说有难度吗?

刘小锋:对于演员来说,角色塑造成什么样子,一定是有一个专门的设定的。这个角色前期和后期的设计,都是通过剧情来转变的。前面是为了能够打入敌人内部,为了能够更便于他的工作。他选择一种能够不被人太重视的状态,在性格上,他会对自己有专门的修饰和掩饰,这些都是他职业的一些技巧。到后来,当他已经亮明身份的时候,他当然就能够还原他英雄的本色了。

    演《推拿》摔伤膝盖:那真是对生理极限的挑战!

    西部网娱乐:在您的电视剧作品中,抗战片占了很大一部分,经常拍这一类的戏,身体会不会吃不消?

    刘小锋:以前,我拍过很多古装戏和现代戏,最近可能是民国风比较盛行,大家可能看到的相对多一点。拍任何剧种、任何类型的戏,对演员的身体和心理都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对于我自己来说,我身上的几处伤,都是这几年拍谍战戏留下的。但是,这都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也是我生活经历的一部分。还好,人还在。

    西部网娱乐:听说您前两天膝盖受伤,是当时拍《神秘人质》的时候吗?

    刘小锋:目前我正在国家大剧院演话剧《推拿》,第二幕有一个从椅子上直接摔下来的桥段,有一天演出的时候,当时是膝盖先着地了。今天就还好,已经差不多了。当时摔下来,腿上主要是肿了。剧组香港的演员还给我送了药,那个药特别有效,好的比较快。

    西部网娱乐:那您出演的话剧《推拿》今天在北京演出是第几场?

    刘小锋:今天是第十场了,也是在北京的最后一场演出,心里也比较忐忑。话剧这种艺术,越往后演越熟悉,我觉得今天应该是比较好看的一台了。

    西部网娱乐:那您的腿伤会影响您今天的演出吗?

    刘小锋:不会,别说好了,前几天还没好的时候都没有影响。但是就是第一天刚摔的时候当时就肿了,在第二幕的时候,等到我后来有一幕是跪在地上向前行走的时候,那太可怕了,我当时都想停了,太疼了,那已经是生理极限了,一下子我觉得我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有那么几秒钟,有那么零点几秒种,我所有的台词都忘了,瞬间是有一点崩溃。不过好在,后来都调整过来了。

    我常常感叹:“怎么可以这么幸运!”

    西部网娱乐:那么,所以娱乐圈称您是“拼命三郎”还是比较符合您的?

    刘小锋:没有,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演员的工作很辛苦,其实仔细想想,干什么工作都挺辛苦的。是你自己喜欢的事,你自己做了,就不觉得苦。我也有很多好朋友,比我经历的要苦得多,也有受过伤的,也有断胳膊断腿的,都有这样的经历。但是,这是你生活的一部分,这是你喜欢做的事,那你也就没有理由抱怨。

    西部网娱乐:在您看来,您是更喜欢话剧舞台,还是电视荧幕?

    刘小锋:我都喜欢,只是说这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在我看来可能有点区别,孰高孰低是无法评价的。因为各种艺术形式都有不同的美传递给观众。具体到演员来说,从我个人来讲,我可能是更享受舞台。因为影视的表达最后的呈现是在导演,靠很多后期的艺术形式去辅助。舞台就会更直接,演员也好,观众也好,甚至于可以在台上台下互动,没有人会喊“停”,你可以将你对作品的理解和想要传递的东西更直接的传递给观众。当然,舞台的受众肯定不能像电视那样,一打开就有那么多人看,舞台的观众是固定的。

    作为演员来说,舞台更像演员的氧吧,通过这样吸氧的过程,会觉得很享受。我觉得我也很幸运,因为我在国家话剧院曾主演过两台戏,现在是时隔六年后,我又能和国家大剧院和上海话剧中心合作,有这样经历的演员全国也不多。我作为一名不在体制内的演员,能有这样的幸运,我觉得特别幸福。能够作为主演,我自己常常感叹:“怎么可以这么幸运!”

    西部网娱乐:那您能有这样的幸运,您觉得是为什么呢?

    刘小锋:首先,我觉得是我自己喜欢做这个事,2005年、2006年的时候在国家话剧院演出两台戏,一个是《怀疑》,一个是《一个和八个》,当时就觉得非常幸运,今年又能跟“南派”的代表——上海话剧中心,以及国家大剧院合作。他们也是第一次合作,我也有幸能够在他们第一次合作的团队中,我就觉得特别幸运。

    谈《推拿》挑战:心灵的窗户“被”关上

    西部网娱乐:我们知道,在这部话剧中,您出演的也是一位盲人。在出演盲人之前,您做了怎样的准备?怎么样让自己从一个能看到光明的人进入到这个盲人的角色中?

    刘小锋:当然,扮演盲人和明眼人最大的区别,是你要打开你的感知器官。那么,首先你要先吸纳所有的……我们曾经体验过生活,我们去上海的盲校,去推拿中心,接触了一批盲人,对我自身的积累和对角色的诠释有很大的帮助。

    西部网娱乐:你们当时在一起生活了多久?

    刘小锋:我们在上海排练的时候,盲校的老师几乎每天都会来给我们授课,不光是教我们感受,更多的是一些推拿的技巧。现在我回家了之后,家人都很享受。

    西部网娱乐:演盲人对您来说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刘小锋:现在对我来说,都不是困难了。当时最大的困难,是你要从一个正常人转变成一位盲人,突然产生了很多的不便,而且,这些还要在舞台上表达。

    拍《神秘人质》,衣服一小时内湿透三次

    西部网娱乐:您在拍《神秘人质》的时候有没有受过什么伤?

    刘小锋:《神秘人质》最大的伤其实是太热!去年有媒体探班的时候,正好赶上我们正在拍一场戏。那天还好,我只穿着里面的军装,还没有穿外头的。那场戏我的衣服脱下来吹干了三回。今年为什么这个季节不出去拍戏了,也是跟拍《神秘人质》有很大的关系,我有些怕了八月份拍戏了。

    西部网娱乐:当时是在哪个城市,室外温度大概多少?

    刘小锋:当时地表温度是45度,在横店。当时就穿一件军衬衣,当时我们拍一场戏下来,当时一场戏就一个多小时,衣服就湿透了三次,不停的脱下来吹干。

    西部网娱乐:您觉得在拍《神秘人质》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最难忘或者是最开心的事情?

    刘小锋:其实在剧组中,每天都很快乐。虽然那种热让人很痛苦,但是也是很难忘的经历。更难忘的是说,演员表演的最高境界是自由的表达。我觉得《神秘人质》让我“游戏”感很强的在做这个事情。让我感觉很舒服。

    西部网娱乐:听说您是很看重《神秘人质》中的这个角色,之前您也拍过很多角色了,为什么对这个角色情有独钟?

    刘小锋:他是我个人演出经历中,第一次充满“游戏感”的表达,也是一次尝试。所以,你要是从看重的角度来讲,其实每一次演员的经历我都是蛮重视的。但是这一次因为我也没尝试过,所以,也有忐忑,不知道观众是不是能接受这样一个全新的卧底的形象。但是呢,又觉得在整个拍摄的过程中,我自己很尽兴,合作的也很默契,创作的整体团队每天都有笑声。其实我在现场已经把大家逗乐过若干次了。

 
往期回顾
谢依霖
陈意涵
黄晓明
杨锰
吴京
朱辉
张洪量
白安
刘园园
羽泉
黄真真
钟汉良
刘心悠
王志
周子琰
冯远征
李小萌
金志文
水木年华
张嘉译
闫妮
西安老钱
苏有朋
宋佳
刁亦男
张庭
张睿
乐嘉
刘诗诗
宋文善
姚谦
谢晶晶
BY2
黄征
刘小锋
本兮
文章
彭于晏
顾又铭
李代沫
韩红
宁财神
严爵
付辛博
任贤齐
动力火车
李保田
吕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