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实在不喜欢所有的东西都要从国外买。

我绝不是随大流,所有的歌手主持人中,可以说我是第一个。

我不是一个随波逐流的人,我永远只去做我适合的、我适应的、我喜欢和希望做的东西。

中国确实进入了电视音乐真人秀大年,但我觉得这股热度最多持续4、5年,在这几年中,大家能做出自己的特点,就是非常大的成功。

音乐真人秀不是一个文化繁荣现象,也许只是一个泡沫,但中国在文化进程过程,必须经历这一步。

生活里我是很爱开玩笑的人。
     
   
 

    西部网娱乐讯 这个夏天,选秀在经历了10年后又呈现草木丛生的状态。但和当初观众八卦关注的点不同,粉丝不再只津津乐道于给谁投票、谁更具冠军相,坐在舞台下转动椅子的明星导师成为了新话题和新看点。

    在担任《中国梦之声》导师后,歌手韩红又加入天津卫视歌唱真人秀《军歌嘹亮》。她这次担任的不是评委而是主持人。唱功扎实、快人快语是许多人对韩红的印象。在接受西部网娱乐名人堂专访时,韩红坦承目前火爆荧屏的电视音乐类真人秀节目并不是文化繁荣,也许只是个泡沫。

    她的风格:跨界主持人

   “我永远只去做我适合的,适应的,喜欢和希望做的东西”

    西部网:您怎么会接主持人的工作?

    韩红:这个节目叫《军歌嘹亮》,我是部队里的,我想借此告诉大家部队文工团就是在硝烟、炮火中产生的——这就是唱军歌的意义。更重要的这个节目是‘中国制造’,不管它做好与不好,就这四个字我们已经赢了,我实在不喜欢所有的东西都要从国外买。

    西部网:现在很多歌手都在转型做主持人,成了一股风潮,您也是想赶一下时髦吗?

    韩红:我绝不是随大流,所有的歌手主持人中,可以说我是第一个。当年还没有歌手敢来挑战主持人这个角色,我就当过主持人了。而且我不是一个随波逐流的人,我永远只去做我适合的、我适应的、我喜欢和希望做的东西。

    西部网:您之前做过主持人?那这次应该很有信心吧?

    韩红:对,曾经在2009年的时候,我就主持过小沈阳的人物电视专访,当期的收视率是17.7,很多人都惊了,我也非常意外,这个记录估计很长时间都没有人破。但那是脱口秀,这次是我第一次做综艺节目主持人——我当然有信心,毕竟我曾经有过“17.7”。

    西部网:第一次做综艺节目主持人,会以什么风格面见观众?

    韩红:“机智,幽默,灵活,放松”,另外就是不用台本,我绝对不会呆板,会把脱口秀风格用过来,把当年采访小沈阳的经验用过来。

    西部网:很多人都知道您是性格很直来直去的人,会不会在主持时特别犀利?

    韩红:放心,主持不需要太犀利,我一定不会在主持时以音乐人专业歌手的身份去评判选手,因为我这次只是个主持人,我做好采访和份内工作就够了。

    西部网:如果这次新栏目的主持很成功,会考虑将重心转移到主持行业吗?

    韩红:一定不会——我不能抢别人饭碗!(笑)

    她的观点:评判电视音乐真人秀热潮

    “它最多火个4到5年”

    西部网:今年的歌唱类竞技、选秀节目特别多,您自己也是参与了多个节目,如今又当上主持人,您怎么看国内井喷的音乐真人秀节目现象?

    韩红:中国确实进入了电视音乐真人秀大年,但我觉得这股热度最多持续4、5年,在这几年中,大家能做出自己的特点,就是非常大的成功。

    西部网:您一直在强调您喜欢的节目是中国原创的,但是您当《中国梦之声》的导师的节目是从美国引进的,您是不是对这种引进有过异议?

    韩红:它是原班从美国端过来的,除了歌手和评委是中国人,所有制作团队都是美国的,但是既然我成为了那个节目的导师之一,我一定要去适应它,习惯它。可能会有一些摩擦吧,因为这和我的性格有关。

    西部网:您认为“电视音乐真人秀”大年意味着一种文化繁荣吗?

    韩红:也许它不是一个文化繁荣现象,也许只是一个泡沫,但中国在文化进程过程,必须经历这一步。

    她的个性:回应微博爆粗口言论

    “难道因为我是名人,我就要装吗?”

    西部网:《中国梦之声》10强上周出炉,但是引发很多观众质疑,认为实力选手都被淘汰,您在自己的微博上也很愤怒,发了一条爆粗口的微博,会不会担心影响不好?

    韩红:我在电视上规规矩矩,一言不发,也就只在微博上爆粗口——其实我也不觉得粗了,“他妈的”算是粗口吗?不能因为我是明星,做了很多公益,就没血没肉没灵魂没有真实了。难道因为我是名人我就要装吗?错,大众喜欢你就是因为你够真实。

    西部网:有人质疑有黑幕。

    韩红:其实说黑幕吧,我们没有证据。导师对场外投票是没有发言权的,你怎么知道谁是场外,场外究竟谁的支持率高?我们没有证据,不能瞎说,但是我有表达我的质疑——究竟谁是“场外”,谁在当“场外”控制着选票?

    西部网:很多人觉得导师身份的韩红在节目中有些“过于强势”。

    韩红:没办法,那是导演来求着我让我多说话,因为他们知道我这里是出“包袱”的。李玟中文不太好,黄晓明是演戏的,什么是综艺的幽默他可能也不太知道。伟忠哥是台湾制作人,对内地笑话不太懂,那怎么办?总得有个人能活跃气氛,剧组就选择了我做这个“挑气氛的”。

    西部网:所以您是无奈的“被强势”了?

    韩红:绝对是啊,人一老实,就会被“呲”了。用天津话说,介不就是大傻子么(笑)。其实生活里我是很爱开玩笑的人,比如这次当主持人,我就一定会在节目中揭揭评委蔡国庆、周晓欧他们的老底儿(笑)。不过估计他们在台上也不会“放过”我。

    (文/姜洁)

 
往期回顾
谢依霖
陈意涵
黄晓明
杨锰
吴京
朱辉
张洪量
白安
刘园园
羽泉
黄真真
钟汉良
刘心悠
王志
周子琰
冯远征
李小萌
金志文
水木年华
张嘉译
闫妮
西安老钱
苏有朋
宋佳
刁亦男
张庭
张睿
乐嘉
刘诗诗
宋文善
姚谦
谢晶晶
BY2
黄征
刘小锋
本兮
文章
彭于晏
顾又铭
李代沫
韩红
宁财神
严爵
付辛博
任贤齐
动力火车
李保田
吕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