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等于成功,时间等于可能成功或可能不成功,但要想成功必须花时间。

喜剧不是闹出来的,喜剧是认真严肃的,大家看的是戏,你在个中的表演却是紧张和严肃的。

我承认我是戏霸,戏霸就是质量的保证。我喜欢和上升期的演员、导演、编剧合作,不爱和那些有点小知名度的腕儿们合作,他们事儿特别多。

很多戏的制作周期特别短,强度太大,导演不强势的话不可能完成。

我会把“得奖”作为我演戏的标准。这是一个尺度,不是虚荣,而是自尊,我一定要拿出尽可能接近标准的东西。

这个行业大多数人目光太短浅,总在算计现有的可得利益,却不能长久做出付出。

我不需要微博,演好了就是宣传,比我上一千天微博更有意义,推销自己的话也要有东西来推销,作品才是最重要。

一个作家的作品是他几十年观察生活的累积,精炼成文字,直接把他们的生活经验拿来学习,是巨大的收获,书本是我们最大朋友,是我们了解生活、了解世界的最大的朋友。

我用几十年的时间挣得了自由,每天活着就是干着你想干的事情,活得有意义。但我也不可能忘掉那些东西,艺术不是思想,但艺术中必须有思想,艺术不是哲学,但艺术中必须有哲学。
     
   
 

    西部网娱乐讯 (记者 姜洁) 6月7日晚7:30,由著名演员李保田主演的电视剧《神医喜来乐传奇》将在陕西卫视播出。这是继2003年火爆荧屏的《神医喜来乐》十年后的等待已久的“续集”,也是被李保田称之为可以和他演艺生涯中最好的角色“赵青山”(《丑角爸爸》中的角色)相媲美的作品。

    6日下午,李保田在北京接受了西部网娱乐名人堂的专访。他是宰相刘罗锅、是神医喜来乐,他是那个真诚坦率认真执着的演员。李保田坦承自己是“戏霸”,但认真和苛责是为了对作品负责。而对于剧组中出现的矛盾和冲突,他也毫不避讳开诚布公。他回忆和儿子的相处之道,严厉态度让人印象深刻,探访李保田从业30多年的戏剧之路。

    神医“喜来乐”回来了

    10年前,《神医喜来乐》在央视创下年度收视第一,包揽飞天、金鹰等诸多中国电视剧评选大奖,也让李保田继《宰相刘罗锅》之后再度登上表演事业的巅峰。

    10年后,《神医喜来乐》再推续集《神医喜来乐传奇》,由李保田饰演的喜来乐又回来了。120多天,李保田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从头拍到尾,几乎没有休息过。除了担任主演外,此次李保田还出任《神医喜来乐传奇》的艺术总监,从剧本筹备阶段就跟进,每天除了想怎么把戏演好之外,还要考虑如何调整剧本、如何分布后续剧情,以及如何剪辑成片。

    用李保田的话说,《神医喜来乐传奇》是他影视戏剧表演路上最辛苦的一部作品。

    记者:《神医喜来乐》当年特别受欢迎,除了收视率高外还收获了很多奖项,但为什么一部戏的续集一下子让观众等了10年之久?

    李保田:要想磨把好剑,也得10年嘛(笑)。一个东西得到了大家的喜欢,你希望把这个好东西再做一次,那么就得要花更大的力气和更多准备时间。时间不等于成功,时间等于可能成功或可能不成功,但要想成功必须花时间。这10年间一直有故事提纲和梗概给我发过来,但我从来没有动心过,到了2010年我看到了一版提纲,才觉得有可能做了。

    记者:今年的续集电视剧挺多,但收到的效果未必如所希望的那样,会不会担心续集会得到观众更多的苛刻要求?

    李保田:我们心里有个准备,原来的那个美好的东西始终都在,你再做一个东西要看是否能相合或超越,达不到相合或超越就千万别做。就算你做好了,观众也会有先入为主的认识,认为不如以前那部。必须要做到比以前好很多,才有可能打成平手。

    记者:最初准备续集的时候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李保田:剧本。这是我唯一一次戏,开拍的时候只给演员发了15集剧本,这15集是调整完的,另外有20多集扣在手里,因为每天还需要继续调整。我和该剧作者有很多次聚会,中间不断磨合,否定了一部分再提出新问题。我要提出建议给编剧团队,就需要动脑子比编剧动得还多。

    记者:这次出任艺术总监,除了演戏和剧本外,还有哪些具体的工作?

    李保田:以往我在剧组工作,三天一小休五天一大休,就算是领衔主演最多也是出场70%。但这部戏我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120多天从头跟到尾。查阅很多资料,道具也要求得很逼真,要求他们(工作人员)拿出更有分量的细节。成品的一分一秒都是我亲自剪辑,

    戏霸李保田

    李保田的戏好,这在业内和观众中都是公认。但因为其对待剧本的严苛和做事一丝不苟的认真,也让李保田被冠上了“戏霸”的名号。传闻剧本不好、导演不好、合作的演员不对胃口,李保田都会翻脸,不留任何情面。

    李保田说,自己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戏霸。在拍摄现场,他会和合作演员发生矛盾,也会和工作人员产生分歧。因为从来不说谎话,所以李保田称任谁再怎么讨厌他,他也不会去可以逢迎;再怎么想亲近他,他也不会违心讨好——“我是戏霸,网上列出了娱乐圈很多戏霸,但这些演员都是认真的人,有想法的人。”

    记者:你对作品的要求很高,拍摄《神医喜来乐传奇》的过程中和合作人员产生过矛盾吗?

    李保田:当然有。有些演员天天迟到,为这个发生冲突了几次。面对合作对象,难免会(发生冲突),发生冲突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但也有好处,冲突来了事儿摊开了也好。

    记者:有发生过什么不愉快?

    李保田:很多演员以自己在镜头前的有效长度为重要和不重要,这是很幼稚的一种认识。有效性是什么?有效性是你的表演的生动和准确,准确是你得用功,把剧本的意思吃透,还要找到较为恰当的表达方式。喜剧不是闹出来的,喜剧是认真严肃的,大家看的是戏,你在个中的表演却是紧张和严肃的。

    记者:对于外界将您称为“戏霸”,您怎么看?

    李保田:我承认我是戏霸,戏霸就是质量的保证。我喜欢和上升期的演员、导演、编剧合作,不爱和那些有点小知名度的腕儿们合作,他们事儿特别多。当然我也有毛病,我的“霸”多,但这个霸不是恶霸,是为了作品的质量,为了东西好,更多是为了自己的良心。

    记者:为什么喜欢和上升期的新人合作?

    李保田:和他们合作最大的好处是,我提出问题他们会听,比如编剧,我提出一种方案,他想通了之后就是兴高采烈的创作过程。我是一个什么事都要讲认真,甚至较真的人。我觉得我最应该坚持到底就是,我要做一个认真较真的人,这才能对得起自己这一辈子,能做到多少是另一回事。

    记者:一部作品中,大牌演员对戏的影响力有时候是高过导演的?

    李保田:这个说法不准确,导演地位始终如一,导演和演员是平等的。很多戏的制作周期特别短,强度太大,导演不强势的话不可能完成。还有很多大制作的片子,上千人的群演,导演不强势的话,怎么调度?怎么拍?还有很多艺术片,中间也是停一停拍一拍,这些都说明导演还是很强势的。很多观念性的电影,演员就是附庸,如安东尼奥的《红色沙漠》,不管什么片子到了什么时候,都应该是以导演为主。

    记者:您从业这么多年来平均是一年只拍一部戏,产量不高,这是因为对角色要求太高还是对剧本比较挑剔?

    李保田:我以往就是平均一年一部戏,像我这个年龄应该是有大量机会,演老人我不用化妆。但我还是要挑本子,你可以不给我奖,但我会把“得奖”作为我演戏的标准。这是一个尺度,不是虚荣,而是自尊,我一定要拿出尽可能接近标准的东西。

    戏剧人生

    从《丑角爸爸》之后,李保田说自己已经没有想要挑战的角色。“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有好剧本就演,没有就不演了。”

    如果说李保田第一个得飞天奖的作品《葛掌柜》中处处有“演”的痕迹,是雕琢出来的技巧。那么到了《丑角爸爸》,就是已经是把表演化于无形了,没有了任何技巧。

    《丑角爸爸》是李保田一直都想演的那种作品,他是从学丑开始的,走了50年,画了一个圆,遇到了以丑为主角的一部长篇作品。“这是可以载入我个人表演史的一个人物,我自己也觉得达到了我表演的最高水平。”

    《神医喜来乐》幸运地有了续集,《宰相刘罗锅》却不会有李保田版的续集。李保田说,“不管一年拍多少部影视作品,一定要有几部是具有精神性的,像小秤砣一样,不管你的秤盘子里装了多少娱乐性的东西,而那几个小衬托能让整个天平平稳,这才是一个健康的创作的总氛围。”

    但李保田也有想演出的冲动,那就是话剧——“要那种小剧场的话剧,观众坐在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清我说什么,可以距离观众更近、更深刻地和观众交流,就像今天和你(记者)这样的聊天。”

    记者:听说您为了拍摄《神医喜来乐传奇》推掉了春晚和广告?

    李保田:推掉春晚的传闻不存在,但推广告是真的。我能做到拒绝,因为如果我主演的电视剧之前插播我的片头广告,观众会混淆我的形象。我希望大家看我的角色时别注意到别的形象,我不愿意接受采访也是这个原因,在剧播出前以这种接受采访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就会影响我作为角色出现的形象,两种形象打架,当然这也许是我主观的想法。

    记者:《神医喜来乐传奇》里和您演情侣对手戏的王晓晨是80后,之前你们二位在《丑角爸爸》中演父女,这次反差这么大,可能会引起观众的一些不适应?

    李保田:她是我推荐过来的,这次演得确实也不错。人物关系是剧本规定,观众去看完戏后再说接受不接受,这是编剧编的,是需要的人物关系。如何做到那么大的差距却不引人讨厌,这是我每天都要琢磨的。这么大的年龄悬殊如何让观众接受,角色是很巧妙的,不是画蛇添足。

    记者:《神医喜来乐》都有续集了,很多观众也会想《宰相刘罗锅》什么时候会有续集?

    李保田:不可能,刘罗锅最有意思的故事都拍完,甚至把别的故事也拿过来了,比如阿凡提的故事。这些年我接到过很多续集的剧本,但都是想在既定的社会知名度里讨点儿巧的。时代不一样,心态也变了。

    记者:您曾说过《丑角爸爸》是您表演生涯的最高峰,《神医喜来乐传奇》怎么定位?

    李保田:《丑角爸爸》的收视率不高,但那却是对我最有意义的作品,或许会是我这辈子都不可超越的角色。喜来乐可以和赵青山(《丑角爸爸》中角色名)打个平手,但好看和角色的内在力量是两回事。

    记者:近年来电视剧市场呈现一种混乱的趋势,出现了很多雷剧,有人建议应该设置电视剧行业的门槛,对此您怎么看?

    李保田:这个东西没法儿限制,在某种程度上,质量是在数量的基础上慢慢发展出来的,它是一个自然规律,但我们业内也得要自省自省。

    记者:您是学习导演出身的,后来有作为导演系的老师在中戏任教,您对自己做导演的兴趣大吗?

    李保田:我是学导演也是教导演的,我带的导演班里有学生拿过文华奖和梅花奖,但我不想当导演。导演首先得要是孙子,这点我做不到,去向别人求机会给我投资,我做不到。另外就是在一个剧组里,导演要把绝大部分时间放到处理人际关系上,这点我也做不到。

    记者:对于现在的圈内行业现状,您怎么看?

    李保田:这个行业大多数人目光太短浅,总在算计现有的可得利益,却不能长久做出付出。我们除了娱乐大众的以外,还得有一些人做有艺术性的东西,有一些人是可以成为大师的,但他们却被大众牵着鼻子走了。

    上阵父子兵 活得有意义

    年少经历坎坷,李保田曾上访谈节目谈及父母的关系时不禁感慨落泪。因为经历过艰苦的奋斗历程,李保田对待子女的教育上也颇为严苛。

    在《神医喜来乐传奇》中,李保田和儿子李彧“上阵父子兵”饰演一对师徒,对儿子要求严格的李保田此次却鲜有地夸赞了儿子的表现:慢慢上道了。

    李彧当年报考中戏学表演,在中戏导演系任教的李保田却不肯“走后门”,“我从一开始就不希望他考中戏,经验的东西没法速成。”李彧后来凭借自己的努力踏入影视圈,李保田也不希望给儿子太大压力,在工作中他主动不和儿子有太多接触,“老树靠得太近了,小树难免会长得慢。”

    生活中的李保田,不拍戏时喜欢画画,爱读莫言、贾平凹的书,不开微博,去菜市场买菜做饭,戒严规律生活。当年退学学戏,是为了追求想要的自由,他用几十年的时间挣得了自由,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说这就是活得有意义。

    记者:《神医喜来乐传奇》中和儿子演师徒,对他的表演您怎么评价?

    李保田:慢慢上道儿了。以前是创名声时期,我劝年轻人什么戏都可以演,好机会是在你的能力逐渐被大家认可后才来的。重要的机会是靠着无数个不重要的机会累积的,他之前的闯荡时期,我没什么话说。他不可能是我,我也代替不了他。儿孙自有儿孙福,瞎操心干嘛。

    记者:您的光环太亮,儿子进这行有没有太大压力?

    李保田:工作中我和他不多接触,,我和他太亲近他会有压力,我是一颗老树,他是一颗小树,太接近会有碍于他成长。

    记者:听说当年李彧考中戏,您也没有给帮忙?

    李保田:我个人希望他不要考中戏,表演的东西没法速成,最后是凭他自己考上的。中戏是个了不起的地方,有机会我就要夸中戏,它改变了我们两代人的命运,让我在北京扎下跟,让我的孩子有了自己的事业。

    记者:生活中您是个严厉的父亲吗?

    李保田:我算是个严厉的父亲,但是他上中学之后我就不太管了。

    记者:您会不会考虑开微博?

    李保田:我不需要微博,演好了就是宣传,比我上一千天微博更有意义,推销自己的话也要有东西来推销,作品才是最重要。

    记者:听说您很爱读莫言书?

    李保田:是,我之前就看过《生死疲劳》《丰乳肥臀》《透明的萝卜》《檀香刑》等,但我生活中和莫言没有交往,不认识。我有个朋友送我了莫言的全集,22本,没看的我都要慢慢补上。贾平凹的书我也爱读,《废都》《狼图腾》《秦腔》都看了,还有余华的《兄弟》。

    记者:有想要演这些书中人物的冲动吗?

    李保田:没有。看这些作品是为了了解生活,生活中我们得到的间接经验是巨大的,直接经验很少。一个作家的作品是他几十年观察生活的累积,精炼成文字,直接把他们的生活经验拿来学习,是巨大的收获,书本是我们最大朋友,是我们了解生活、了解世界的最大的朋友。

    记者:不拍戏的时候通常是什么样生活状态?

    李保田:不拍戏我也不恐慌,我每天画画、雕刻、看书,也是工作十几个小时,这多自由。我用几十年的时间挣得了自由,每天活着就是干着你想干的事情,活得有意义。但我也不可能忘掉那些东西,艺术不是思想,但艺术中必须有思想,艺术不是哲学,但艺术中必须有哲学。

 
往期回顾
谢依霖
陈意涵
黄晓明
杨锰
吴京
朱辉
张洪量
白安
刘园园
羽泉
黄真真
钟汉良
刘心悠
王志
周子琰
冯远征
李小萌
金志文
水木年华
张嘉译
闫妮
西安老钱
苏有朋
宋佳
刁亦男
张庭
张睿
乐嘉
刘诗诗
宋文善
姚谦
谢晶晶
BY2
黄征
刘小锋
本兮
文章
彭于晏
顾又铭
李代沫
韩红
宁财神
严爵
付辛博
任贤齐
动力火车
李保田
吕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