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因为五官比较立体 所以看起来比较冷酷。

年轻的时候,我们有吵架、有争执,现在成熟了,相处方式都比较柔软。

《光》这一张专辑我们唱友情蛮多,最近喜欢唱给人力量的歌。

七年之痒我们都过了两轮了,我们是16年不痒。

希望我们的歌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大家听了会感动、喜欢,这是我们做音乐的目标。

电影处女作当杀手很过瘾。拍电影很辛苦,有机会还是愿意在演艺圈发展。
     
   
 

    西部网娱乐讯  4月25日下午,动力火车两位主唱颜志琳和尤秋兴,携带新专辑《光》亮相西安,做客西部网娱乐名人堂。凭借电视剧主题曲被观众熟知,通过摇滚的伤感情歌被观众认可。一路走来,动力火车并没有放弃自己对于摇滚的火热追求。在一个小时的采访中,两位主唱和我们分享从相识相知,到走上音乐道路,再到后来进军电影界的心路历程。

    年轻的时候,我们有吵架、有争执,现在成熟了,相处方式都比较柔软。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西部网娱乐名人堂,这两位嘉宾相信不用我给大家做介绍了,那么很多网友在看到我们访谈预告以后早就盼着此刻能在我们西部网视频直播中看到大家都非常喜欢的动力火车。那两位都是歌坛的前辈了,先跟我们西部网的网友打一个招呼。

    尤秋兴:西部网的网友们大家好,我们是动力火车。

    主持人:那咱们这次来西安肯定是给咱们专辑做宣传的吗?

    尤秋兴:新专辑,这是我们终于,应该说隔了四年我们才发这一张新专辑,所以很开心可以和大家见面,我们新专辑的名字叫做《光》。

    主持人:咱们新专辑名字叫做《光》,稍后详细介绍我们专辑,先来说一下我们组合,因为大家非常喜欢你们,我们感觉你们俩平时是酷酷的,尤其尤秋兴以前也是长发,两个人在舞台上甩头发特别帅,你们在生活中也是这么酷吗,谁会比较开朗一些?

    尤秋兴:其实本身我还蛮随和,我们两个也都还蛮活泼,可能外形上五官比较立体,人家看起来比较冷酷,其实我们还都蛮活泼的。

    主持人:一般就是两个人的组合在性格方面有一个互补,就好象说相声一样,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人在一起接受采访的时候,会不会事先说好谁主说,谁来帮衬。

    尤秋兴:没有,随兴。

    主持人:我看尤秋兴大哥好象有话要说?

    尤秋兴:对,我们从来没有说等一下谁要讲,除非我们很累了,很累了我们就分工合作,待会儿颜志琳你先讲,第二个问题换我讲,只有这个时候才会计划好,要不然一问问题我们就随兴的回答。

    主持人:不会发生抢着说,这个默契还是有的,我知道你们都是俳湾族,你们小的时候都认识吗?

    颜志琳:很小有认识了,差不多还没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了。

    尤秋兴:6岁左右。

    颜志琳:对,不同的村,但是路程还需要一个小时,不一样的村,但是你要骑摩托车还需要一个小时时间,只是说我们是一样的种族俳湾族。

    主持人:北京话说你们属于发小。怎么两个人做动力火车组合?

    尤秋兴:我们从小认识,一起念书,念书12岁的时候开始弹吉他,听音乐,那时我们没有在唱歌,就是玩乐器而已。所以那时候已经很喜欢音乐了,后来22岁的时候去表演,那时候才开始唱歌,其实我们也没有想说出唱片,或者说要做什么跟音乐有关的事情,我们只是喜欢唱歌而已,后来就有唱片公司招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出唱片,我就觉得很好啊,所以就出唱片。

    主持人:就是说因为小的时候就认识,都喜欢音乐有走到一起。

    尤秋兴:对。

    主持人:其实有很多偶像组合他们在一块待的时间比较久,可能到最后因为红就分开了,但是我觉得好像你们两个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尤秋兴:不会,我们没有红。

    七年之痒我们都过了两轮了,我们是16年不痒。

    主持人:可能外界有说你们是摇滚乐坛的神话,各种各样定义,你们怎么看待外界的定义?

    尤秋兴:刚才那个问题没有回答,其实我们从小就认识到现在,所以我们两个人的相处,我们都非常的互相了解对方,那很多可能会争执的事情,会吵架的事情,年轻的时候都会有,现在大家都那么成熟了,我们相处方式都是沟通的,所以就比较不会发生争执了,或者是不愉快的事情,意见不和每天都会有,但是很容易沟通,就是这样。

    主持人:我想问问,谁退让比较多,如果有矛盾分歧的话?

    颜志琳:没有特别记这个部分,都差不多了。

    主持人:你们谁比较好说话?

    颜志琳:我应该比较好说话。

    尤秋兴:他应该比较固执一点,但是只是说在两个人生活方式,因为我刚才讲了大家都互相了解,所以大部分都是,其实我大概知道什么样的方式会让他觉得不喜欢,所以我就尽量不用那个方式,他也知道我不喜欢用什么方式工作,所以他工作的方式也会配合我喜好的方式。

    主持人:确实因为彼此太了解了,你们应该是97年出道?

    尤秋兴:是。

    主持人:现在算下来有十五六年时间了,你们两个会不会在一起待的时间比家人待的时间多?

    颜志琳:肯定,这十几年我们都是形影不离,去哪里表演都是两个人,上通告都是两个人,所以比跟自己家人相处时间还要长,也不是每天要回家。

    主持人:家人可能有点吃醋吧,特别是颜志琳大哥你有太太的?

    颜志琳:还好,有小孩之后,我小孩会说尤秋兴叔叔呢,以前没有小孩的时候不会有这个问题,现在有小孩以后说秋兴叔叔在哪里。

    主持人:你的小孩见到你会说秋兴叔叔在哪里。

    颜志琳:对,会问叔叔在哪里,然后说他现在在自己的家。

    主持人:所以所有人觉得你们两个人是一个组合,形影不离的。

    颜志琳:是。

    尤秋兴:工作的时候,如果在回台湾一两天可能就不会见面,或者说约吃饭,偶尔打一个球运动,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只是说好不容易有休息时间的时候,他就要陪家人了。

    主持人:我们换一个角度来说,你们两个彼此已经互相看了这么多年了,会不会觉得有点烦烦的了,总是看到这张脸?

    尤秋兴:倒不会,有时候聊天都不一定,比如说可能有时候从这个地方坐车到另外一个地方,也许一直在聊天,不停的讲话,也许回程一句话不讲,所以我们生活方式非常随便。

    主持人:这个挺有意思,有人说七年之痒,你们都过了两轮了。

    颜志琳:我们16年不痒。

    希望我们的歌大家听了会感动、喜欢,这是我们做音乐的目标。

    主持人:回到刚才说的问题,外界说你们是摇滚乐坛的神话,你们怎么来看待大家对你们的种种定义?

    颜志琳:神话不敢当,但是摇滚真的是我们两个人的喜爱,所以这个从我们十几岁开始就喜欢听这样的音乐,喜欢唱这样的歌,所以到以后我们唱也都是摇滚的东西,所以神话也不知道怎么说。

    尤秋兴:我们不是神话是传奇,快结束了。

    颜志琳:希望我们的歌不管是以后还是现在,大家都可以听了会感动喜欢,这是我们做音乐的目标。

    主持人:你们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一不小心成了神话。

    尤秋兴:本来做自己的事情,现在很多人喜欢我们唱歌,那我们为他们唱歌,都是互相的,喜欢唱,大家又喜欢听就很开心了。

    主持人:说到摇滚,其实我个人觉得你们这个摇滚是很有你们特色的,好像你们一直在歌唱爱情,尤其是成熟男人的心碎爱情。

    尤秋兴:其实流行音乐大部分都在讲爱情,很多摇滚乐坛歌手跟我们唱的歌没有差太多,只不过每一个人特色不一样。

    主持人:你们最初是不是有这样一个定位就是唱这个成熟男人的爱情歌,基本上不太唱其他内容,比如友情、亲情。

    尤秋兴:这一张专辑我们唱友情蛮多,慢慢也在做一些调整,最近喜欢唱一些感动,给人家力量的,感动人家的歌,唱的越来越多,比较爱情的还是有,但是不会太多了,我们比例占的还是比较多的是给人家在生活上的勇气跟力量,鼓励大家的这种歌越来越多。

    主持人:其实我们也确实非常喜欢你们的特色,比如我们一直听的《背叛情歌》等都非常的棒。

    尤秋兴:尤其音乐总是要唱一些大家想要听的东西,大家想要听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爱情的,有时候大家在情感上不顺利的时候,会喜欢唱一些可以发泄的歌,我们还会唱这样的歌。

    《光》这一张专辑我们唱友情蛮多,最近喜欢唱给人力量的歌。

    主持人:听到这些歌感觉说自己的故事,立刻心就软了,这也是大家非常喜欢你们的原因。接下来说说我们的专辑,《光》,我们09年的时候发了一张专辑是《继续转动》,上一张专辑隔了四年,这一次《光》隔《继续转动》又隔了四年,两个都是四年,这里面有没有什么机缘巧合。

    尤秋兴:很巧合了,我们也没有设定说几年发一张,因为可能工作也忙,所以不知不觉时间就过了,其实我们这张《继续转动》,我一直以为是一两年前的事情,就没有想到已经隔了四年,其实都没有设定,只是不小心的时间就这样过了,时间太快了。

    主持人:时间过的太快,四年像一年一样转眼就过。我知道咱们在《光》的这张专辑里面有一首歌叫《莫忘初衷》,刚才咱们也提到了,那我想知道对于咱们动力火车来说,咱们的初衷是什么呢?

    颜志琳:其实我们初衷当然就是音乐了,其实我们因为音乐我们两个才会一直在一起,因为我们两个人都喜欢音乐,从我们懂事开始,从初中就听一些流行的音乐、摇滚音乐,那个一直是我们两个人喜欢的东西,所以一直牵着我们,让我们可以一直走下去,让我们继续在玩这个音乐,所以我们初衷应该就是音乐,摇滚音乐。

    主持人:您怎么看关于初衷这个话题?

    尤秋兴:没有不同,我们本来就是喜欢音乐,就是很希望唱歌给大家听,所以这一直是我们最初的梦想,小时候看电视上有人唱歌,也想要跟他们一样,只不过那时候不知道唱什么歌,稍微长大十几岁开始听流行音乐,听到摇滚音乐觉得这是我喜欢的音乐,先入为主,到现在都非常喜欢摇滚音乐,所以这是唱歌给大家听,算是我们最初的梦想。

    主持人:最初的梦想最让人感动,我想问一下在你们原住民里面,是不是大家都唱歌非常好听,还是就出了几个?

    颜志琳:其实我们少数民族有一个个性就是大家都很开朗,即使不会唱歌也一起唱,大家会在不管是有庆典的时候还是有人结婚的时候,或者没事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烤火开始唱歌,所以有一些时候不知道,听到的都会唱歌,当然还是偶尔听到一些唱的不是这么好的,但是比较少。大家都是很会唱的。

    主持人:可能唱歌也是一种训练,是不是唱的多了?

    颜志琳:在那个环境之下,因为以前没有麦克风,没有任何的东西,唱歌的时候都是直接清唱,所以大家嗓门都会很大,每天唱歌大家也多少都训练到了。

    主持人:好的,其实咱们动力火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我们唱了很多影视剧的主题曲,也伴随着影视剧走红,比如《当》,可能有人会说,咱们借了影视剧的东风,也变的火起来了,但是也有人说我们唱的歌反而是拔高了影视剧的效果,我想知道你们怎么看待唱影视剧主题曲的事?

    尤秋兴:互相,这个是大家都很有好处了,因为其实只要电视剧红了,唱歌的人也会红,如果唱歌的人很红电视剧也会跟着红,互相帮忙,互相配合有很好成绩。其实《环珠格格》因为那时非常红,大家才会关注我们,所以我觉得电视剧帮助我们很大,使大家都认识我们。

    对金曲奖很有信心 最想合作王菲

    主持人:我那个时候特别喜欢听你们唱《背叛情歌》,当时也是《水浒外传》之类的电视剧的一个片尾曲。

    尤秋兴:我们很多歌曲都是被选去当主题曲,电视的插曲,很多我们都数不清,非常多,这张新的专辑就有七首还是八首都是电视剧的主题曲。

    主持人:这个真的是一个双赢的事情。我们动力火车曾经得过金曲奖,最佳组合,这次还发了新专辑,有没有想着冲击一下明年的金曲奖?

    尤秋兴:当然是希望有机会可以再次参与这个入围,一入围我们很高兴,大家入围就是肯定,这句话完全没有错,有时候讲起来好像只是随口讲一讲,其实是真的是这样,你只要一入围表示你这几个入围的人都是很好的歌,你有很好的表现才有入围的机会,所以很希望明年也是有入围,但是我们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

    主持人:还是有这个信心的?

    颜志琳:当然有信心,入围真的很开心,都不会紧张,只有在那一刻宣布的时候那一段时间比较紧张,但是很喜欢入围,跟很多音乐圈朋友可以一起见面,那我觉得那是一个蛮不错的。

    主持人:享受这个游戏的过程,当然获奖是最好的了。

    尤秋兴:当然当然。

    颜志琳:又可以见到很久没有见到圈内朋友,因为大家各忙各的,没有时间聚在一起,这样大家会聊天,我觉得蛮不错。

    主持人:秋兴大哥说的话我觉得也蛮不错,只要入围了就说明大家都在这一段时间关注,这都是一种成功。

    尤秋兴:得奖大家都想要得奖,但是得奖可能比这些人好一点点,其实大家都已经非常好了。

    主持人:这一次伴随着新专辑也启动台北演唱会,我们介绍一下这次演唱会的情况?

    尤秋兴:我们这个演唱会算是我们《继续转动》的演唱会的最后一站,我们还有两场,一个是在马来西亚,一个在台北。这两场结束以后可能会改变,因为我们已经大概走了三年多的时间,从内地各个地方做一些演唱会,然后台北是最后一场,刚好是迎接新的专辑,所以这一场台北演唱会,会比别的地方稍微不同,就是我们会唱比较多的新歌,在台北演唱会唱新歌,别的城市因为那时候没有新专辑都唱旧歌。

    主持人:新专辑销量上我们有没有一个预期?

    尤秋兴:销量当然一千万张。

    颜志琳:没有什么预期了,就是希望大家可以买就对了。

    尤秋兴:对,希望大家可以支持。

    主持人:喜欢你们的人肯定会买专辑,会不会为了市场上的需求去改变自己呢,其实很多人都有这样想法?

    尤秋兴:改变自己不会,改变音乐会有,比如说我们最主要的摇滚音乐不会变,但是编曲、词曲会稍微改变一下,不会把中心的东西改变。

    主持人:那你们对内地的歌手,还有内地音乐人有没有了解,就是有没有说特别想跟谁合作,我们可以在这个机会说一说?

    颜志琳:跟谁合作,哇,很多都认识都是好朋友,女生可以稍微合作一下,我们比较少跟女生合作,但是没有想到到底跟谁合作,王菲!

    如果有机会,愿意参加《我是歌手》第二季

    主持人:这个好好想一想,我们也非常期待你们和内地歌手和音乐人合作。接下来要说的是我们最近比较火的一个节目就是《我是歌手》,这个节目应该说让林志炫、彭佳慧这些台湾歌手再次又出现在我们视野中,更加火了,你们有没有想着到第二季的时候也去争取参加我们《我是歌手》节目。

    尤秋兴:有没有机会?我们最近也常常被问到这个问题,其实不排斥了,如果有机会大家还是可以在台上享受一下刺激的感觉,也是很好的。

    颜志琳:最近就是行程稍微多一些,所以最近选秀的活动我们可能没机会上,因为演唱会也不少,又做这个新专辑宣传,所以最近可能比较不会上这个节目,当然如果有机会应该是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主持人:对,还是这个事情,我们还是希望第二季看到你们就好了,我们就感觉特开心,太想在这个节目中看到咱们的特色摇滚。林志炫可能刚开始大家都认为会夺冠,最后没有夺冠,很多人觉得非常遗憾,不知道你们两个人怎么看?

    尤秋兴:我觉得不需要遗憾,没有拿到冠军的人就唱的不好吗,我觉得不是这样,每一个人都唱的很好,只是比些微小的分数,而且当时状况,谁的状况都比较好,你能出唱片,你被大家喜欢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我觉得那个比赛结果我觉得没有太大的影响。谁唱的比较好,谁是歌王,这个已经不是那么重要,只是因为媒体大家想要炒作这个东西,所以就会讲是因为谁帮助谁才会得到比较好的成绩,那林志炫怎么样没有拿到,我觉得这个不需要讲,林志炫唱得那么好,羽泉他们也唱得那么好,彭佳慧也唱得那么好,我觉得大家都唱的非常好,没有谁唱的不好,都唱的非常好。

    颜志琳:还好我们不是评审,要不然就不知道选哪一个。

    主持人:到时候你们参加了,我们可能就选你们了。

    颜志琳:那太好了。

    主持人:在《我是歌手》播出以后选歌又成为一个话题,作为歌坛前辈,你们觉得歌手在实现音乐梦想和商业创作上应该怎么样来调节呢,你们怎么做?

    尤秋兴:这个不能只有两个人做决定,如果要选一首会被消费者喜欢的歌,要经过很多人的开会讨论,其实我们公司有很多人在帮助我们,不是只有我们做音乐,我们制作部、老板、企划部都要开一个会,每一首歌都要开很久的会,不是说一张专辑大家开四个小时结束,一首歌都要开好几个小时,才会找到一首可以被大众喜欢的,才会选到,要不然一两个人在做这个事情是做不好的。

    主持人:我觉得不是一两个人说了算的事情,这是一个团队的人,多方的考虑。

    颜志琳:大家一起完成的。

    主持人:好,我们说说前一段时间我们都知道你们不是拍电影了嘛,前一段时间是不是还到西安宣传了,对西安印象怎么样?

    颜志琳:我们来了好多次,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去逛一些比较有名的地方,昨天我们有机会,我们前天就来了嘛,昨天也没什么事,所以工作人员带我们看兵马俑,就觉得很特别,感受完全是不一样的,就觉得太了不起了,看到那些东西,去那些地方,让我觉得西安有很多古迹很漂亮,你会想要再多看一些地方,因为我知道还有一些地方没有去,还要去大雁塔,应该是看这几天有机会的话我们再多看一些漂亮的古迹,去看一看,像华清池是不是,想要去看一下。

    尤秋兴:去洗一下。

    颜志琳:那个可能我们没有办法洗了。

    主持人:感受一下杨贵妃的待遇。

    颜志琳:对,所以西安是很漂亮的地方,希望真的有机会可以在这里,办一个比较大型的演唱会。

    主持人:最后给你们创作上有一些灵感。我记得李纹唱过一首歌,是《刀马旦》,其中还说到了城墙。

    尤秋兴:有吗?

    主持人:城墙,就是西安的古城墙,也是西安的一个古迹。

    尤秋兴:路上看到的那个就是。

    主持人:明城墙,你们应该在西安多待一段时间,这地方很特点。

    尤秋兴:有机会我们当然会去逛。

    颜志琳:希望这几天去看。

    尤秋兴:希望把通告都取消掉我们去玩。

    拍电影很辛苦,挑战“杀手”角色很过瘾

    主持人:歌迷在景点里面看到动力火车激动死了!继续说电影,你们在歌坛上算老江湖,影视圈里面也是新手,你们拍了一个处女作《钢琴木马》,你们当时拍的时候会觉得紧张吗,会觉得有什么困难吗?

    尤秋兴:开始几分钟会了。

    颜志琳:对,刚开始因为没有拍过嘛,这一定是我们可以接受角色我们才答应的。

    主持人:杀手角色。

    颜志琳:刚开始很紧张,没拍过电影不知道怎么表现,导演没有给我们太多的指导,没有说这样不行,没有的,他就说你们就是酷酷的样子,不要讲话,没有太多的表情,没有很多很痛苦的表情,或者说很兴奋的表情都没有,就是一号表情。我觉得蛮好玩的,比较累的可能就是打斗的部分,会真的打,有时候不小心会受伤啊,这个一定难免的,还有一些跳跃的东西,从楼上跳下来,从桥到跳到快艇上。还有就是跑步,每天就是要跑啊追啊,不是被人家追,就是我们追人家,都是这样,我觉得很累,但是蛮好玩的,蛮刺激的。

    主持人:我好像在网上看到有人说动力火车终于演杀手了,他们从出道就长的特别像杀手,盼这一天很久。

    尤秋兴:我们被问你们演电影想演什么,我们在十几年前就说想演杀手,结果不小心第一部电影就是杀手。

    主持人:其实业界对你们在表演上面的评价还是很不错的,我想知道你一直说想演杀手,你对杀手这个角色怎么理解?

    尤秋兴:其实我们都是在开开玩笑,之前讲的都是开玩笑,没想到真的要演,杀手有很多种,导演希望这个杀手是有智慧的,冷酷的,没有到无情,但是是非常冷酷,要有智慧,所以导演给我们这样的词,告诉我们是这样,让我们自己去找一些杀手的电影去看,所以我们就做了很多功课,随意你看到我们在电影里面感觉演的很简单,其实我们也看了很多电影,去找一些这些杀手,这些职业不管是杀手还是间谍之类,都要看这些主角们怎么演,所以我们在电影里面才可以诠释我们所要演的杀手。

    主持人: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工作,才去拍这个角色的。

    尤秋兴:对,要做很多体能。

    颜志琳:因为要跑步嘛。

    尤秋兴:不可以跑一跑就累了,所以我们就练体能,我们每天本来就有运动的,还算OK。

    主持人:拍电影很辛苦,你们会继续在影视圈继续发展吗?

    尤秋兴:没有准备继续,只是如果有机会的话还可以的。

    主持人:好的,我想问一下关于家庭问题,我知道志琳大哥现在已经当父亲了嘛,那当你的家庭和你的工作发生冲突的时候,你往往会怎么处理呢?

    颜志琳:目前为止我没有碰到过这样问题。

    主持人:反正你小孩子每次见到你都会问他。

    颜志琳:还好我有一个能干的老婆可以帮忙照顾小孩子,所以比较不会担心说家庭的问题。在工作跟家庭之间,其实没有太多的冲突,不会有太多的一些问题,我觉得比较会担心的就是说当你在工作的时候突然家里有事,小朋友怎么样你会很担心,会发生这个状况,可是除非通常碰到这种事比较少,因为家里有太太在照顾,事情通常都是小孩子感冒了,我觉得都还好,如果真的是碰到一些状况,当然是必须要回家的,就比较担心发生这种事了,但是有时候难免会,生病是一定会发生的,但是基本上我们还是以工作为先,如果实在不行家里发生状况,我要看什么事情能解决。基本上还好。

    主持人:秋兴大哥有没有觉得志琳大哥在结婚以后有什么变化吗?

    尤秋兴:没有太大变化了,就还是一样啊。

    主持人:没有太大变化说明在家里面比较少。

    尤秋兴:对呀。

    主持人:还是为了工作。

    尤秋兴:改变的可能就是比如我们出来吃饭,以前出来吃饭就是老婆跟他,现在要多了两个小孩,反正就是有这些变化。

    主持人:对,我不知道颜志琳大哥怎么样培养自己的小孩子,会不会也让他以后有一些摇滚范?

    尤秋兴:自生自灭。

    颜志琳:其实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我对小孩子没有太多的要求,只要他做什么事情,他开心就好,因为想到以前小时候很多事情父母亲强迫你,但是你通常不会做,你越强迫他,他就是不想做,你就是没有办法,不会说你一定要当医生,或者一定要当什么,我不会给他很多压力。当然现在他还小,可以灌输一些事情,做什么对你比较重要,先告诉他,因为他现在还小不懂,以后你要怎么怎么样,所以你要怎么怎么样,就是一些简单东西告诉他,以后慢慢长大,他想要做这个就去做,如果失败了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自己再想一些办法做什么样的兴趣或者工作。所以我觉得不会给他太多压力,他想要做什么就去做。

    主持人:如果我爸爸小时候告诉你长大以后当医生,我肯定会很逆反,如果他说你当摇滚歌星我觉得这爸爸真不错?

    颜志琳:其实如果他做这条路我也不反对,只是我会告诉他你自己要有心理准备,你自己本身要有够的实力才可以进入这个圈子,这样才可以长久,灌输一些观念,而不是只是当一个什么什么,不告诉他一些东西,他以后很容易失败。

    主持人:对,还是会给他一些比较积极正面的引导?

    颜志琳:对,以后看他自己喜欢怎么做,走哪一条路了。

    主持人:你们在一起相处这么长时间,这么多年来对方性格、方式有没有什么改变呢,在看着点点滴滴的成长中,你们觉得对方有没有什么改变?

    尤秋兴:生活越久,相处的方式越柔软,十几岁的时候大家有时候讲话还比较直一点,比较容易发生争执,现在慢慢没有什么可以争执的事情,会越来越容易沟通,所以我觉得这是比较大的改变。

    主持人:我在猜想你们两个都是很酷的样子,是不是因为刚刚吵过架所以很生气?

    尤秋兴:我有酷吗?还好吧。

    颜志琳:像我有时候碰到一些,比方说我太太的朋友带小孩子,小孩子看到我的时候都会很害怕,觉得我好像很凶,是不是刚才跟谁吵架,就刚才跟你说的一样,只要小孩子一看到我就会有一点点怕怕的,甚至更小的小孩子看到我会掉眼泪,叫妈妈。

    主持人:太惨了吧。

    颜志琳:他们觉得比较酷一点。

    主持人:有人说俳湾族以前是猎人吗?

    尤秋兴:其实都有。

    颜志琳:很多少数民族都是猎人。以前我小时候爷爷常打猎,我家里面挂了很多皮呀,或者动物的头,一些骨头这样子,以前都是这样,不是只有我们这一家,就是大家都是这样,只要是猎人的家属家里都会挂那样子,很小的时候。

    颜志琳的结婚,令尤秋兴很惊讶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秋兴大哥,你觉得颜志琳大哥有没有做过什么事情让你印象特别深,或者让你特别惊讶的事情,能不能说一件?

    尤秋兴:好难想。

    主持人:你也想一想,有什么事情,这是我们最后一个问题?

    尤秋兴:我觉得颜志琳做过最重要的事就是结婚。

    主持人:这个事情让你最惊讶?

    颜志琳:不太可能那么快结婚。

    尤秋兴:我也不是说怎么那么快结婚,结婚是一件非常重要,而且很需要决定的一件事情,怎么决定要结婚了,我觉得很惊讶。

    主持人:你在想我都没有想为什么你结了。

    尤秋兴:这是我的问题,很多这样我们年纪的人都结婚,所以我只是惊讶而已,想一想也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主持人:你本来以为他会一直陪着呢?

    尤秋兴:虽然也没有那么想,但是就是没有想到说谈谈恋爱就说要结婚了这样子。

    主持人:这个时候两个人做了不同的决定,其实也是一个前后的关系,没有什么。你觉得秋兴大哥有什么事情让你印象特别深刻?

    颜志琳:其实他讲这个我对他蛮惊讶就是还没有结婚,因为我一直觉得他比我早结婚,因为他感到比较稳重一点,感觉应该会很快成家了,但后来就没有结婚,比较惊讶的一点在这里,刚好跟他想的是相反的。

    尤秋兴:我们是相反的,颜志琳是心善的。

    主持人:那你呢,你是面善,我刚才也说了这是最后一个问题,我也知道两位非常累,今天已经做了两期节目,因为时间关系我们访谈就要到这里结束了,再次推荐一下动力火车全新专辑《光》,本次访谈就到此结束,感谢大家的关注,再见。

 
往期回顾
谢依霖
陈意涵
黄晓明
杨锰
吴京
朱辉
张洪量
白安
刘园园
羽泉
黄真真
钟汉良
刘心悠
王志
周子琰
冯远征
李小萌
金志文
水木年华
张嘉译
闫妮
西安老钱
苏有朋
宋佳
刁亦男
张庭
张睿
乐嘉
刘诗诗
宋文善
姚谦
谢晶晶
BY2
黄征
刘小锋
本兮
文章
彭于晏
顾又铭
李代沫
韩红
宁财神
严爵
付辛博
任贤齐
动力火车
李保田
吕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