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娄烨很深邃,很细致,是个身体里散发着正能量的人。

我从来不知道身体里会有一个小宇宙在等待爆发,我越发觉得自己有无限大的能力可以挖掘。

我是个特别极端的人,我有时很文艺,有时很屌丝,一会像个少女,一会像个大妈。

如果觉得自己是这块料,就要坚持,至于未来,不必多想,我喜欢细水长流,扎扎实实!

我觉得好的作品都会一波三折,越是有磨难,越是有好的结果。

界限这东西在娄烨这可以直接废除了,因为我看过他所有的作品。我很怕激情戏,比滚山难多了。

我以为他会把我拍得很美,但是看了完成片后,觉得没有想象那么美,却很真实,那就是我,一个肆无忌惮大大咧咧的我。

演员最忌讳的是自私,不能只顾及自己的角色和戏份,要顾及大局,所有的演员的戏份都有删减,我这个还算删的少的。

《浮城谜事》讲述着发生在你我他身上的故事,我希望大家去电影院感受一下这种真实。

     
   
 

   《浮城谜事》的故事从常方源饰演的蚊子开始,结束于常方源的一个背影。

    在《浮城谜事》中,常方源饰演一个“混不吝的大学生”,无所畏惧地敢爱敢恨,但却贴着“小三”的标签。

    和郝蕾、秦昊等娄烨的御用演员不同,常方源是第一次和娄烨合作。她称娄烨是她见过拍摄手法最独特的导演。一开始非常不适应,除了素颜和激情戏两大挑战外,常方源拍摄《浮城谜事》最需要做的就是努力还原生活。武汉阴冷的冬天里,她穿着夏装沾满血浆污泥反复拍摄从山坡上滚到高速路上的戏,不用替身。“其实我就是个小女孩,我从来不知道身体里会有一个小宇宙在等待爆发”。

    回忆起拍摄的日子,常方源不避讳谈及自己曾经有过的逃避和软弱,“我也想过放弃,我也会在拍戏的酒店里嚎啕大哭。但想想自己幸运地被导演挑中,跟这样的幸福比起来,这些辛苦都不算什么。”常方源还是个细心的女孩儿,她告诉记者那段时间导演天天给她买面包和巧克力补充体力,摄像师还把自己带的能量糖浆送给她喝。

    尽管之前有过不少表演经验,在《唐山大地震》《我知女人心》里都有她的身影,但她还是把自己定位成新人。“能跟这么优秀的导演和演员合作,我学到的东西太多了。”常方源将《浮城谜事》定义为自己成长路上的一剂猛药,“让我变得更自信,更懂得把握细节,明白了一切戏剧来源于生活。”导演一句鼓励的话成了她一辈子前进的动力。

    《浮城谜事》进入宣传期以来,常方源的每条微博几乎都和电影有关。尽管原本拍摄的戏被剪了不少,但她还是会把自己没播出的镜头的片花在家里看几十遍,自己偷着乐。“我已经很满足了,自我欣赏挺好。”常方源说。

    常方源称自己是个很极端的人,有时候很文青,有时候很“二”。“我喜欢跟文艺有关的一切,但我的外表和性格却是屌丝一族。”和同年龄段的女星不同,她没什么炒作的话题,没什么绯闻,也没有一夜爆红的“山寨剧”“穿越剧”。但她走的却是一条“口碑之路”,细水长流、扎扎实实。

    “真实的,不做作,不刻意,但却不失唯美”,常方源对娄烨作品这样描述。整理这篇专访稿,这也是记者想要对常方源的描述。

    《浮城谜事》演“小三”

   “我没这样经历过,所以压力很大”

    西部网:第一次和娄烨导演合作,他对你的表现满意吗?

    常方源:没问过,问他也不会正面回答,因为他很腼腆,但是他在现场经常会说:常方源,你很棒,你是最坚强的女演员之类的话。这对于他来说已经算是最华丽的夸赞了,我想应该是满意的吧。

    西部网:电影中饰演的是时下很火的社会话题人物“小三”,你对这个角色怎么看?开始接这个角色有顾忌吗?

    常方源:没有顾忌,只是觉得很难演。这角色是个混不吝的大学生,很天真,很无所谓,她敢爱敢恨,不会顾忌一切道德上的问题,这种状态在当今社会还是存在的,但是我没这样经历过,所以压力很大。我一直觉得“小三”也好,“小四”也好,他们一定是有爱的,他们是为了得到和占有自己想要的爱所以超出了道德底线,所以我就从爱这个点出发去找感觉。

    西部网:对于“爱你的男人”秦枫和“你爱的男人”乔永照,你觉得蚊子对这两个人的感情分别是什么?

    常方源:爱我的人,我并不是不爱,只是没有那么的爱,没有那么的爱就变得可有可无。我爱的人,我很想占有,哪怕就占有那么一次,我都觉得满足。

    西部网:关于影片末尾,蚊子的身影再次出现,你的理解是?

    常方源:我的理解是,蚊子对这个世界是留恋的,她还那么年轻。当我看见演我母亲的演员在为蚊子烧纸时,我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我在想,如果假设这事情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亲眼看见我的母亲在为我烧纸,我是多么的不想离开这个世界,我多想再让妈妈拥抱我一次,多想让她看见我,摸摸我,想着这些,那天拍摄我就哭了,因为天色太黑,可能看不出来眼泪,可是我真哭了,心情很压抑,拍摄结束了还给妈妈打了电话。这最后一个镜头是导演的别有用意,让人在看完这个现实的社会现象的片子后,在最后蚊子出现时,感受到了那么一丝丝的温暖,和留恋。

    首次和娄烨合作

   “我觉得他很深邃,很细致,是个身体里散发着正能量的人”

    西部网:《浮城谜事》这部电影从剧本二次审查、拍摄杀青、参加戛纳电影节,到入围金马奖7项提名等可谓是一波三折,作为主演,你有什么感触?

    常方源:我觉得好的作品都会一波三折,越是有磨难,越是有好的结果。作为参与者,我坚信,结果一定是好的。

    西部网:娄烨导演作为我国第六代导演的领军人物,你怎么看娄烨导演,怎样评价这部作品?

    常方源:娄烨导演是我见过拍摄手法最独特的导演,他追求的是演员、导演和摄影机“三体合一”,所谓的合为一体就是我们之间的配合都不是在演、在设计,而是共同传递一个真实的行为给观众,用这种方式带领观众毫无压力进入影片,就好像你也身在此处,跟剧情和演员一起感受一样。娄烨导演的作品是真实的,不做作、不刻意,感觉像纪录片,却又不乏唯美的画面,他的作品能够让人得到心灵的震撼。

    说到导演本人,我觉得他很深邃,很细致,他把所有的一切精力都投入到创作中,熟悉以前觉得他是个艺术家像个迷,熟了以后会觉得他大部分时间还是很可爱、很腼腆,像个大男孩。其实就是很单纯,是个身体里散发着正能量的人。

    西部网:娄烨导演的作品有特有叙事气氛,作为第一次和他合作的演员,你适应吗?

    常方源:一开始非常不适应,因为他在不停地捕捉你的细微瞬间,光靠表演是绝对不行的,我一直在努力还原生活。他会拍很多,然后在其中找到他想要的。这样很好,只要真实就好,要相信他和他的摄影机,他们会找到最好的、最适合的状态。

    西部网:有人说你的出色发挥是这部影片最大的亮点,对自己在片中的表现如何评价?娄烨之前的作品也捧红了郝蕾等明星,让他们得了很多奖,你自己对这方面有什么期许?

    常方源:这个角色是片中故事的导火索,再加上她纯美和惨烈的对比,很多人会记住她,或者说会很同情她,所以蚊子本身就已经很有亮点了,至于我的表现,我不敢去评价,我是尽力了,要看大家是否喜欢和认可。期许我不敢有,我是个新人,能这么幸运跟导演合作,跟这么多专业演员合作,已经算是梦想成真,至于未来,我的期许或者说是梦想依旧,还是好好拍戏,得到掌声就足够了。

    各种第一次:危险戏、激情戏、素颜戏

    “我从来不知道身体里会有一个小宇宙在等待爆发”

    西部网:拍摄《浮城谜事》你不顾形象涂满血污淤泥出镜,印象最深刻地是你滚下山那场戏,有观众评价“拍得太狠了”。是想要突破自我还是剧组的人员都很拼让你不能懈怠?在武汉的冬天拍得很艰辛,听说还给你带来了后遗症?

    常方源:是,今年北京天很冷寒风瑟瑟,一下就让我回忆起了武汉的那半个月惨不忍睹的时光。其实我就是个小女孩,我从来不知道身体里会有一个小宇宙在等待爆发,冷、脏、累、受伤,这些所有人都会害怕,我也怕,我也想过放弃,我也会在拍戏的酒店里嚎啕大哭,可是哭过了,问问自己,自己的最初的梦想是什么?那么喜欢演戏,又被导演百里挑一选中,跟这样的幸福对比起来,滚山也不算什么,况且全剧组的人都在保护我,都在关心我,导演天天给我买面包和巧克力补充体力,摄像老师把自己带的仅有的几个能量糖浆送给我喝,我的坚持是热爱和责任,对作品负责,对剧组负责,更要对自己的梦想负责。

    西部网:《浮城谜事》里另一大挑战就是激情戏,这部分的尺度一开始就能接受还是经过了挣扎?娄烨之前的《颐和园》尺度更大,在这方面方面你有给自己设定界限吗?

    常方源:界限这东西在娄烨这里可以直接废除了。我看过他所有的作品,我很怕激情戏,比滚山难多了。我从来没拍过激情戏,而且我听说过导演拍《春风》和《颐和园》的一些拍激情戏的故事,尺度很大很真实。我们最后的成片里看不到那些激情戏了,都删减了,但是那对我来说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很感谢秦昊,他会把我带进角色和情境,他有这个本事让我忘了是在拍戏。

    西部网:女演员都很顾忌形象,在全素颜拍摄这点上一开始有没有排斥?觉得导演呈现出来的你和你自己想象中的一致吗?

    常方源:我以为他会把我拍得很美,但是看了成片后,觉得没有想象中那么美,但却很真实。那就是我,一个肆无忌惮大大咧咧的我。很文艺,很梦幻,不是视觉上的美,是心灵的美。我不怕素颜,我平时出门都不化妆,化妆太浪费时间,所以我表示双手赞成素颜出镜,这样每天都可以多睡很长时间,而且演戏不顾及形象会毫无压力。

    西部网:你演得角色蚊子一开始就发生车祸离开,表演的时长不太够。你自己觉得你发挥的空间大不大?

    常方源:原剧本里有很多蚊子的感情戏,但最后被删减了。我在法国看了成片后觉得这样挺好,精短是为了更好地展现整个故事。导演剪的片花里有我没播出的镜头,我已经很满足了,自己偷偷在家里的被窝里看个几十遍,自己偷着乐,自我欣赏,挺好。

    西部网:听说和朱亚文的戏都被删了,对于戏份被剪是不是特别可惜遗憾?

    常方源:遗憾,很遗憾,但是演员最忌讳的是自私,不能只顾及自己的角色和戏份,要顾及大局,所有演员的戏份都有删减,我这个还算删的少的呢。主要是亚文打我那场戏删了可惜,我白挨打了。

    大银幕上的层层蜕变

    “我越发觉得自己有无限大的能力可以挖掘”

    西部网:在先后经历了《唐山大地震》《我知女人心》等大银幕作品的历练,对你出演《浮城谜事》有帮助吗?演《浮城谜事》取得了哪些收获?对你未来的演艺之路有什么意义?

    常方源:每次和优秀的导演和演员合作都是成长的必经之路,学演技,增加自信,对镜头不再陌生。没有前面的经历,一定不会有今天的我。至于《浮城谜事》,它是我成长路上的一剂猛药,让我变得更自信,更懂得把握细节,明白了一切戏剧来源于生活等等。不得不说娄烨改变了我,这是从骨子里的改变,我越发觉得自己有无限大的能力可以挖掘,导演说过一句最让我感动的话是:常方源,一定要坚持你所热爱的,如果有人说你不好,说你以后不会成功,那么他就是坏人!(笑)他的口气很可爱,但是对我来说这些话将成为我一辈子前行的动力。

    西部网:《浮城谜事》进入宣传期以来,你几乎每一条微博都与这部片子有关,希望大家有怎样的反响?

    常方源:我是真心希望大家能进电影院观看这部影片。第一,娄烨阔别影院十年,这次回归,我想一定有很多人很期待;第二,这个影片的确讲述着发生在你我他身上的故事,我希望大家去电影院感受一下这种真实;第三就是我自己对自己的期许,那么辛苦地拍摄,当然希望得到认可。

    西部网:凭借这部片子的出色发挥,让观众对你有了全新的认识,据说已有不少导演向你发出邀请,期待新的合作,是否有下一步的合作计划?

    常方源:我现在一直在拍戏,在拍电视剧,下面也还有一些电视剧在等着拍,也有电影找我,还都在看剧本阶段。

    西部网:《浮城谜事》之后,还有哪些作品即将面世?

    常方源:今年会有两个电视剧和大家见面《石光荣和他的儿女们》和《石光荣的战火青春》明年会有一个我的首次出演的现代戏《七年》还有一些也会陆续登上卫视频道。

    真实不做作不刻意的常方源

    “我是个特别极端的人,有时候很文艺,有时候很屌丝”

    西部网:娄烨选得演员例如郝蕾、秦昊都是文艺气质很浓,你给人的感觉也是个“文青”,对你身上的文艺气质怎么看?

    常方源:我是个特别极端的人,我有时候很文艺,有时候很屌丝。一会儿像个少女,一会儿像个大妈。我喜欢自嘲,我总说自己是个伪文青。我喜欢看书,喜欢电影,喜欢跟文艺有关的一切,但是我的外表和性格又实在是个不折不扣的屌丝一族。(笑)

    西部网:听说你在剧组经常“瞎闹”,还模仿过“江南style”?

    常方源:我是个很“二”很“二”很“二”的人,剧组有我的时候,都是笑声不断,我经常出卖自己的“二”给大家取乐,我在剧组里经常对着镜头做怪表情,所有合作过的导演都开玩笑说:这姑娘,可咋办啊,到底来现场吃没吃药啊?哈哈,我现在收敛多了,不然很多高级的发布会都不让我进红地毯,会以为我是一个犯“二”的工作人员呢。我才不在乎这些,就是要带给大家快乐。但是公司比较在乎,他们很怕我出去“丢人”。(笑)

    西部网:对于时下同龄女星很多走电视剧路线走红继而走上大银幕、也有很多话题,相对来说你的话题很少也比较低调,走得是另一条“口碑之路”,这是你自己的规划还是公司给你的定位?

    常方源:公司其实还好,对我很自由,只要不经常犯“二”就好,哈哈。我自己不在乎红与不红,我拿拍戏当成是爱好,是工作,跟医生、老师一样,当然谁都希望自己是行业里的佼佼者,但是这心态一定要好,有很多特别好的演员也是大器晚成,贵在坚持,如果觉得自己是这块料,就要坚持,至于未来,不必多想,我喜欢细水长流,扎扎实实。

 

    采写:记者姜洁

    图片提供:华谊经纪

 
往期回顾
谢依霖
陈意涵
黄晓明
杨锰
吴京
朱辉
张洪量
白安
刘园园
羽泉
黄真真
钟汉良
刘心悠
王志
周子琰
冯远征
李小萌
金志文
水木年华
张嘉译
闫妮
西安老钱
苏有朋
宋佳
刁亦男
张庭
张睿
乐嘉
刘诗诗
宋文善
姚谦
谢晶晶
BY2
黄征
刘小锋
本兮
文章
彭于晏
顾又铭
李代沫
韩红
宁财神
严爵
付辛博
任贤齐
动力火车
李保田
吕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