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网娱乐名人堂之陈珊妮:自成一派绝世独立

   上个周末西安明星扎堆,众多歌迷和记者一样赶场。但她的这一场没人想错过,即使没有唱歌,还是有很多人去看她。只因她是陈珊妮:一位绝佳“声音的演员”。

  陈珊妮作为“红牛新能量音乐计划”的讲师首次来到西安。极度骨感的瘦高身材,红黑色坠地长裙,不是所想像凌厉严肃,也非印象中独立音乐女歌手般不可一世和孤傲。她虽姿态低调,却很健谈友善。她和其他文艺范儿的牛仔裤纯棉T们不同,她不随意而是精致,她自成一派绝世独立。(文/apple)

  陈珊妮从幕后到台前,除了发专辑跑宣传外,还有一个最明显的标志是她被众多歌唱比赛定为评审。前两年在做评审时,陈珊妮曾在部落格里写:坐在评审台上试图和所谓的大众交流,对于真正的音乐工作者和文青来说,是多么媚俗和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但其实她从未抗拒所谓大众流行和俗气,她对评判好音乐的标准所做的描述,原本就是自己的特色:有棱角、有个性。

  问:选秀评审陈珊妮

  陈珊妮:我刚接下评委的工作的时候,没想那么多。我坐在那里就是讲一些和音乐、和唱歌、和表演有关的事情。我没有想过大家一开始的反应是:你怎么会做这么媚俗的事情?其实我从来不会抗拒所谓俗气的东西,我也不觉得这个行为(做选秀评委)是媚俗的, 坐在那个位置我很珍惜那个机会。因为一般专业的音乐工作者跟唱片公司交流、跟歌手交流,可能很少有机会和普通大众的思想、耳朵交流,所以我会珍惜我在那个位置,我可以以我专业的角度讲出很多我对音乐的主张和想法,让一般的大众可以听到。他们一样也会回馈给我让我觉得很多珍贵的东西。这对于一个正在做流行音乐的制作人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体验。

  “文青”说的严重了,我觉得“媚俗”本身没有什么问题。以一个自然的状态来说,你每天早上跟卖菜的大婶交流有你沟通的方式,你到下午和媒体又有另一种沟通的方式,你到晚上和朋友谈心又会是另外一种的方式。你不能说这种东西怎么那么假,面对生活中不同的事物本来就有不同的沟通方式,我不会觉得这是一个俗气的事情,我也不讨厌选秀 节目,我从中学习到很多,相对我也会给他们很多他们从来没想过的部分。

  “新能量音乐”的评判标准

  陈珊妮:我相信每个人的评判标准都不同。我个人喜欢创新的、有独特性的音乐,这个在流行音乐里面是非常珍贵的资产。我们希望流行音乐是很流畅、很流行、大众化。但我觉得在华语音乐里,我们需要更多独特性的歌手和创作,我会往这个方向去评。

他们(选手)需要的就是我们在专业制作上的意见和帮助。我通常对于demo或他们交上来东西的完成度不是那么在意,我会在意的是那个音乐本身是不是有型。音乐创作上是不是有棱角、有个性的,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技术上我完全不在意。即使是很差的声音,但只要那个音乐是好的就行。我觉得我们都要尽自己的专业能力去帮助他完成一个好的作品。

  陈珊妮在发第一张唱片前曾也默默无闻写了一百多首歌,她的第一张专辑《华盛顿砍到樱桃树》除了创作制作自己搞定,甚至连唱片的封面都是亲手画。那个时期的原创作者有着对音乐注入生命般的热血热情,早已不是当下环境背景下的众人所能比拟。

  问:制作人陈珊妮

  陈珊妮:现在对卖CD或是卖唱片的实体来说,在这样的背景下是比较困难的。但就做音乐本身上来说,其实大家机会变多了。很多人可以在互联网上和大家分享他们的音乐,而且现在做音乐的软件硬件要求都变低了,所以应该要有一些有能量的音乐出现。

  对年轻原创者的寄语

  陈珊妮:但是现在外界的诱惑也变多了,大家在做一件事的时候都会想有什么样的回报。在我们那个时候,写歌完全是凭借一股热情、一个热血,就觉得我非要做好这件事不可。我现在会很少见这样的年轻人,反而是举得写这首歌就一定要把它卖掉、或是让哪一个歌手来唱,以前很多时候创作的动机单纯反而会让音乐被比人注意到、别大家喜欢。我就想说,不要想太多,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一定要保持对于音乐的喜爱跟热情。

  陈珊妮除了是一位歌手、制作人,她最深刻的身份其实是创作人。即使在没有发片的几年沉寂期,我们还是能从很多歌手的专辑内页上看到陈珊妮的名字。最近是去年给Hebe写《to Hebe》和钟汉良的《视觉动物》专辑。她称和其他歌手合作册过程非常温暖,她愿意去倾听和了解。

  问:创作人陈珊妮

  陈珊妮:一直以来我除了自己的作品以外,其实我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帮别人制作和创作。跟其他歌手工作我获得很多,学会怎样和他们相处,或者去理解跟自己完全不同想法的人在想什么。因为我自己是歌手,去倾听他人、了解别人怎么想的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不管唱片公司做决定走哪种风格,都要歌手本身来承担,他们去宣传时都是代表自己的想法,去解释自己的风格。这个东西如果和他们完全无关,会是很尴尬痛苦的事情。所以我在创作的时候就会站在他们的角度去想,尽量去了解他们喜欢怎样的音乐、他们在这个阶段想要完成人生或音乐上的什么目标。这个对我来说也是很有意义。等于是我们一起去完成这个作品。我一直认为唱歌的人在诠释作品的时候本身就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你会发现自己会学到很多。你可以把你的情感与歌手的情感融合,也是一个有趣的互动,让做音乐的过程变得很温暖、很有意义。

  创作的因缘际会

  陈珊妮:钟汉良其实有一段时间没发专辑。我有一次来内地和他巧遇,很巧他刚好坐在我旁边,我们就一路聊了很多。他很多年没有发新作品其实对音乐有很多很多要说的东西,他自己会有很多想法,我会听他说很多东西。再加上他的制作人是李雨寰,我和他是很熟的朋友,他很习惯找我写词,我对他很多的词曲咬合包括钟汉良的想法,都有很多很好的沟通。

  Hebe的个性和我很像,我们都比较低调,喜欢关注的事情都很像。我和Hebe其实不需要太多沟通,她也很喜欢我的音乐,她会去听。我也有兴趣做她的作品,我们一旦合作就是很自然而然,知道应该做什么,她也知道要怎么跟我一起工作,那个是一种默契。

  在前两张“庞大”的作品过后,陈珊妮适时推出《I Love You,John》。她希望是一张很随性的唱片,这比较像她早期的《华盛顿看到樱桃树》。有人说暗黑公主身上的华丽哀伤不见了,玩起了轻松惬意的小情调。她早已不需要向外界证明什么,粉色系的甜蜜和更为明朗的积极向上也能让人听到欲罢不能。题材虽小,但擦出的火花却很大。

  问:歌手陈珊妮

  陈珊妮:我本来对这张专辑没有很大的期待,在创作上跟以往有很多不同。首先它的目标不是成为一个伟大的作品,我其实是用很随性的方式创作跟制作,遣词造句上也很像我们在网上聊天的方式,曲式也是配合这些词。就是是拼贴、可爱 、随性这样的方式,它的格局不是一个大的东西,我本来对它没有一个太大的期待。我前两张作品是比较庞大,这次想要做一个随性的,写得过程比较像我早期的作品。我累计了十多年做音乐的经验,对于我自己能掌控的,编曲和制作的能力都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它是随手的一些小题材,但它的火花却是比之前来的巨大。这张作品在这个阶段就是让人家开心,可能里面也蕴含了一些比较让人反省,但它不是一个沉重的东西。整体的音乐和文字上是希望大家用比较正面的态度去面对、去思考,能够让大家听上去很开心,我自己觉得是很棒的一件事。

  轻微而不黑暗的电子风

  陈珊妮:我从2000年起就开始就做电子风的东西,但是每次都不太一样的风格和呈现。这张专辑大家听到的电子部分的编曲都是我自己做。我觉得自己很擅长做一些曲样的拼贴,再加上这张专辑融合了不同的音乐形体,有民谣、舞曲、HIPPOP、R&B等等,它是一个和以往不同的电子风。整个听起来是轻微的,并不黑暗沉重的,在电子或节奏的处理上很有我现在喜欢的东西风格。

  陈珊妮的音乐很自我,个性也是。她对外界的赞扬没有过多谦虚,对自我认知明确,但也随和亲切。出道将近20年,却能一直保持有水准的状态。喜欢她的歌迷说,期待陈珊妮到了60岁也能像法国的Brigitte Fontaine一样,把各类音乐形态融于一体的天才,演唱寿命持久的常青树。

  问:普通人陈珊妮

  陈珊妮:我是一个很好聊天的人,跟街坊邻居也什么都聊。通常大家第一次看到我可能会觉得害怕,会觉得我严肃。另外是有的人害怕在我面前讲出一些显得笨的话语,但我其实一点都不在意,我通常在做访问或是和工作人员拍照等等,都是很好聊天的人。

  有气质的性感

  陈珊妮:这句话听起来是个恭维(笑),我不太去看自己是什么样子,也不太给自己自我评价。我不是习惯这样做的人,但别人说了我听到会觉得有趣。我从来也不觉得自己长得好看或是性感,但我承认是一个有性格的音乐人,我走在路上也挺性格的,我是一个很好认的人。

  演唱状态的保持 机会和运气

  陈珊妮:这个目标我尽量努力吧,一直以来我都在做新的音乐形态,在创作创新上,我还是能一直保持一个水平。对于音乐一直抱有热情,但当然不会完全不想现实,可你能从中得到很多快乐,我每天的生活都是充满音乐,随时随地都可以保持在创作,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是本能性的。这个行业其实很需要机会和运气,但如果你不努力,你一定不会得到。这些年就是努力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Copyright © 2006-2010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 CNWEST .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