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网娱乐名人堂之刘镇伟:电影人的三原色

  我们习惯于把他定型为那个可爱亲近的“葡萄”角色,而不是在监视器后面那个严肃的、随时迸发出无数点子的大导演。因为《出水芙蓉》,刘镇伟一下子化身成了通告满档的大明星,陪着爱将阿娇和方力申地毯式地跑宣传,憨厚可掬地笑容,水蓝色的花衬衫,西安站的媒体见面会上,刘镇伟完全以夏日海滩造型登场。尽管男女主角均在场,但其实他才是整场戏最关键的那个人物!

  电影人的坦白——黄

   我早就放下无厘头

  很多影评人和影迷都说,刘镇伟的片子总给人一种超前的感觉,不管是《大话西游》还是《机器侠》,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觉得很多人是不敢做这个事情,大家都怕,那就我来做踏出第一步的人吧,我就冒这个险,我不怕被骂。”可其实他很少被骂,即使作品在当下不能被整个市场接受,但日后却会成为代表一个阶段的经典。《出水芙蓉》是三年前所拍,却被搁置到了今天才和观众见面,其中的原因我们不再追究,虽然时间隔得长了些,但如果以刘镇伟片子的“超前性”来看,如今上映也许是正好,但他称这只不过是和大家开了一个玩笑:“观众对这次的戏反映都非常好,说那句话只是不想让别人感觉我这部戏是一个旧的电影。” 这样的回答的确够坦白,就像无厘头的标签被贴在他身上已经够久,所以当我们再次谈到这个话题时,他坦白地“一语道破天机”,“这些年我一直在改变,我已经把无厘头的包袱放下了,是你们一直放不下。”“但观众对你最直接的定义却是香港无厘头导演第一人。”“那就顺其自然吧,总有一天是会被自然淘汰的,如果有一些东西不再受欢迎,他们(观众)是会告诉你的。”末了,他不忘加上一句“观众也是很坦白的”。

  “喜剧可以很真,情感片也可以很真。”对于什么样的电影才是好电影,刘镇伟用了一个“真”字来定义。虽说拍电影其实就是在讲故事,故事必然有虚构的成分,可在刘镇伟看来,只要电影拍得真,观众自然就会喜欢。“观众看到很真的电影,他们的感觉就会出来了。如果一部片子你拍得很假,观众看得当然也不会投入,我相信不管任何类型的电影,都是这个道理。”所以我们看他的电影,才会被故事中不同的人物感动,才会被那些烂俗的台词惹得梨花带雨。

  电影人的果断——蓝

   选演员,我来定

  从一开始,刘镇伟的大部分导演作品的编剧其实都和一个人分不开——那就是“技安”,而“技安”就是刘镇伟用来写电影剧本时的笔名。《出水芙蓉》是他在《情癫大圣》之后、《机器侠》之前的片子,在这两部天马行空、时空转换的戏中间,他当年也拍了一部如此生活化的喜剧小品。“我每次写一个剧本的时候,都会先想想我认识的演员当中有谁来演比较适合,当时写完这个(《出水芙蓉》)剧本,就觉得阿娇最适合。”虽然刘镇伟对这部戏的“超前性”在前面的问题中予以否认,但若用在阿娇身上,似乎更为贴切。“当时我没觉得自己完全正确,过了三年,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非常对,原来这个故事刚好拍了她之后两年多的经历。” 如果刘镇伟有未卜先知的能力,预料到阿娇日后会和戏中的人物经历一样的低落人生,那他还会选用阿娇来演这部《出水芙蓉》吗?“我昨天和观众一起看电影,看到她(阿娇)在戏里每一个表情的时候,都会觉得这个女孩子很艰苦地重新站起来去面对这个世界,那种感受真的是非常辛苦的。”所以在阿娇复出之后,刘镇伟首当其冲在《越光宝盒》中启用她,在这次《出水芙蓉》的宣传中,更是像个父亲疼爱女儿一样处处照顾阿娇。“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再为阿娇量身定做角色,我是非常疼她的,但也不能因为我疼她,每一部电影都是她,这对观众的也是不负责任。”

  香港很多电影人都是这样,做导演、做监制、做编剧,甚至做演员。诸如黄百鸣、诸如王晶、诸如刘镇伟。在一系列浮云角色过后,我们记住的始终还是那颗“葡萄”。在《出水芙蓉》的片方宣传海报中,刘镇伟眼睛眯成一条缝的笑容让我们误以为他这次要将自己“转正”,“大家不要被海报上那个性感的男人蒙蔽,我这次只是一个龙套的小角色。”继续跑龙套演小角色,刘镇伟称并不是“刻意而为之”——“这个角色需要粗犷的感觉,就找来了一个武师演,但我没想到他表演时却是很温柔的,我觉得还是我来做吧,比较粗犷一点。”      

  电影人的温暖——红

   我的环保爱情观

  自己形容“粗犷”的刘镇伟,面对爱情却是很温暖的,和太太的好感情早已成为娱乐圈里的佳话,更是阿娇在经历了种种之后相信爱有一生一世的理由。“爱情是可以环保的。”刘镇伟对爱情的概念是我们不曾想到的。他称现在很多年轻人对待事物都没有环保的理念,“用的东西换来换去,比如手机等很多电子产品,他们对待感情的态度也是这样,当他们感觉累的时候,就换另外一段感情。”刘镇伟的环保概念涉及了亲情、友情、爱情,甚至是生命。“前阵子我关注了深圳那边年轻人跳楼的事件,因为工作的压力,就放弃生命,我觉得不要放弃它,可以用另外的方法解决,感情也是,不要那么容易就放弃。”

  这样的环保观念早已在他的电影中显山露水,所以他才会安排戏里的“阿娇”在失去爱人时努力振作寻找自我,就像当年紫霞仙子面对至尊宝的口不对心时,终于站在城墙上逼他说出了那一连串的经典爱情语录。刘镇伟称拍《情癫大圣》时很想来陕西取景,但因为种种原因当时没能谈成,所以他每来西安时,都会用“回到”两个字形容《大话西游》的“认祖归宗”。“这里是《大话西游》的发源地,本来《情癫大圣》就是要回来拍,后来我去银川看景,那边的人讲《大话西游》是在那边拍,我就想真是乱讲,我当年明明是在陕西拍的……”

                               文字:姜洁
                            图片:李耀华
                            视频:李耀华

Copyright © 2006-2010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 CNWEST .COM . All rights reserved.